您当前的位置 :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  国内国际  >  资讯
离蒋介石最近的一对“伪装者”,是他亲自面试录取的
//www.jxnews.com.cn   2021-07-20 17:31:27    来源:  编辑:刘彧    作者:

【字体:    】 【进入论坛】 
订江西手机报: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P到10658000,3元/月

      1949年5月27日,蒋介石要崩溃了。

      驻守国民党20万大军、建有1万多座碉堡的上海,丢了,只守了15天。

      数日后,蒋介石得到了一个令他脊骨发寒的消息——先后在他的侍从室就任要职的两位将军,他亲自面试录取的一对将门之子,竟然都是共产党的人!

      

    蒋介石侍从室(1945年9月后,改由政务局、军务局承担原侍从室工作),国民党统治机构的中枢,只服务于蒋介石一人,凌驾于各院、部之上,所有党政军机关都要俯首听命,中统、军统也要受其指导考核。就连不可一世的特务头子戴笠,对侍从室里的人也只能毕恭毕敬、低声下气。

      一个最可靠的机构、一群他最信任的人当中,竟然长期埋伏了共产党的“奸细”,蒋介石气得猛拍桌子、破口大骂。

      而此时,这样一对传奇兄弟段伯宇、段仲宇,已经和上海人民一起,回到了光明之中。

      段伯宇(左)、段仲宇(右)

      

    “胡闹,我就杀你的头!”

      一个多月前——

      段仲宇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大哥身体不好,要赶紧住院。”

      这是暗语,代表敌人已经注意到了大哥伯宇,要对他下手了。情况危急,段仲宇立即赶到医院,和大哥商量撤离的具体细节。第二天,在仲宇护送下,段伯宇紧急离开上海,前往香港隐蔽。

      段仲宇

      4月20日,就在百万雄师发起渡江战役的当晚,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急召段仲宇。仲宇心里明白,情况不妙。5天前,伞兵第三团刚刚在他的掩护下起义成功,难道暴露了?

      刚见到段仲宇,汤恩伯铁青着脸,劈头就问:“伞兵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段仲宇并未慌张,紧接着说,“长官,敌军过江的荻港、旧县、铜陵,是八十八军马师恭军长的防地。他们都是伞兵。”

      过去长期在侍从室和国防部工作,段仲宇对国民党部队的要员背景都很了解。前不久,马师恭临阵脱逃,段仲宇这句不明不白的话,其实话里有话。

      汤恩伯双眼直瞪段仲宇,想看出些什么来。盯了一会儿,他突然说:“你不要胡闹,胡闹我就杀你的头!”说完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让段仲宇离开了。

      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的段仲宇知道,这局赢了。

      此后的时间里,身为港口副司令的段仲宇极力周旋,迟滞了国民党物资撤往闽台的进程。直到上海解放,大批物资都留在了上海,留给了人民解放军。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两个月前——

      正在酝酿起义的伞兵第三团团长刘农畯,得到了蒋介石要将伞兵撤往闽台的消息。

      原本计划待解放军进攻上海时临阵起义的他们,决定冒险在撤往闽台途中的海上起义。

      4月13日下午2时,载着伞兵第三团、伞兵司令部军械处官兵的大型坦克登陆艇“中字102号”,离开黄浦江码头,驶向茫茫大海。

      中字102号

      当天深夜,刘农畯召来副团长和各营营长,紧急宣布:

      “奉蒋总统电,伞兵第三团即开青岛待命……”随即,船头180度转舵,驶向黎明。

      14日拂晓,甲班上突然有人惊呼:“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们怎么朝北开?”一名宣传队员走到刘农畯身边说:“团长,我知道方向没错,但我不说。”

      那艘“中字102号”,自然是掌管港口的段仲宇特意安排的。舰艇不大不小,满载伞兵第三团和司令部军械处全体官兵后,还装载了一批美国新式通讯器材。毫无意外的,这些重要器材和起义官兵一道,在4月15日清晨,到达了解放区。随后,起义官兵向毛泽东、朱德发了致敬电。

      刘农畯(前排左四)率伞兵第三团抵达连云港

      5月18日,毛泽东、朱德的回电到了。

      “庆祝你们脱离国民党反动集团而加入人民解放军的英勇举动。希望你们努力于政治上和技术上的学习,为建设新中国的新伞兵而奋斗。”

      

    突破森严戒备,紧急转移!

      三个月前——

      春节刚刚过去,上海的天气还很寒冷。

      一位大学教授,手提颇有分量的皮箱,从虹口的一条小弄堂里快步走出。身着美式将军服、佩戴少将军衔的国民党军官,立即迎上去,接过皮箱、打开车门、装好皮箱、坐到驾驶位,两人向吕班路485弄11号飞驰而去。

      法租界的霞飞路、吕班路口

      1948年12月30日,中共上海地下组织的一部秘密电台,被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查获,报务员李白被捕。此刻的上海戒备森严。一路上,不时有警备车呼啸而过,各重要路口军警宪特密布,荷枪实弹的士兵到处巡逻。

      北四川路桥是此行的必经之路,设有一个检查站。轿车开得很快,并未减速就从检查站顺利驶过。军车的牌照、前挡风玻璃上的特别通行证,以及驾驶员肩头的将星,让检查站的人不愿、也不敢上前阻拦检查。

      一路有惊无险,汽车安全到达吕班路,国民党少将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皮箱中装着的,是中共地下党的一部预备电台。

      1949年8月虹桥公墓,李白、张困斋、秦鸿钧烈士安葬仪式

      不久后,这位国民党少将,上海港口副司令段仲宇,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的两位入党介绍人,一位正是那名大学教授——中共上海局策反工作委员会委员,李正文。另一位,则是他的亲哥哥,中共地下党员,国民党少将、军务局情报科科长,段伯宇。

      

    “限你考虑5分钟!”

      半年前——

      段伯宇查出患有严重的肺结核病,被弟弟仲宇接到了上海养病。在这里,伯宇见到了李正文。在与组织失去联系八九年之后,他终于恢复了党籍。

      尽管此前处于“断线风筝”的状态,但伯宇一直牢记周恩来的嘱托,“想办法打入到蒋介石那里去”,不仅千方百计进入了军务局,甚至联系了十几名国民党的将校军官共同反蒋。

      转过年的一月下旬,一身便装的段伯宇与李正文乘火车来到了嘉兴,国民党的预干一总队驻扎在这里。在蒋氏父子心中,这里的几千名青年军官,是在江南重新编练30个新军所急需的基层干部。而经过此前与段伯宇的一次密谈,总队长贾亦斌,已经对这支武装的干部选择和思想教育做足了工作,只待揭竿而起。

      1989年2月,贾亦斌(右三)与部分嘉兴起义骨干重访旧地

      除了刘农畯、贾亦斌,还有配备最新美式装备的国防部工兵第四团,人数过万的第一绥靖区江苏保安总队,国民党第八兵团第九十六军,国民党第一零六军,青年军第二零九师,国民党第五十一军第四十一师,江苏省保安第二旅、第三旅……

      京沪杭地区超十万的国民党军队,已与“蒋家王朝”离心离德。

      起义在即,贾亦斌却被撤销了预干总队总队长的职务。1949年4月6日晚上,他来到新任总队长面前,把枪往桌上一拍,厉声说:“我是共产党派来的。现在你面前有两条路:一是把我送到国防部,你可以升官发财;另一条路是跟我们走,下令到莫干山演习。限你考虑5分钟!

      一场震惊国民党朝野的预干第一总队起义,爆发了!

      

    “你不就是共产党吗?”

      七个月前——

      南京中山陵已秋风萧瑟。两名国民党将军一边拾级而上,一边互相打着“哑谜”。

      “你知道我约你出来干什么?”

      “也知道,也不知道。”

      中山陵旧照

      此时间,国民党的财经政策已濒临崩溃,物价飞涨、民不聊生。为了挽救局面,蒋介石特派蒋经国到上海执行经济管制。临行前,蒋经国向心腹贾亦斌透露,此行要“排除任何阻挠,坚决依法惩办违反国法者,不徇私情”。然而,面对近戚孔令侃的违法事实,蒋经国选择了罢手。

      约段伯宇到中山陵游赏的人,正是他在重庆陆军大学的同学贾亦斌,时任国民党国防部预备干部局代理局长。

      时局动荡,哪有什么心情?段伯宇知道,贾亦斌有话要对他说。

      游赏

      “过去我曾寄希望于‘小蒋’,但事实教育了我,我对他的幻想彻底破灭了。我已下定决心与蒋经国分道扬镳!”

      段伯宇心中高兴,几年来的争取总算没有白费,“你准备怎么办?”

      “我想解甲归田。”

      “解甲归田太消极了,不是一个革命军人应走之路。”

      “依你之见,应该怎么办?”

      “我想去找共产党!”

      贾亦斌一下子笑了,“段学长,你这就太见外了!你不就是共产党吗?”

      段伯宇

      在贾亦斌等陆大同学的心中,段伯宇就是“那边”的人,是为他们“指路”的。但此时,段伯宇说的也都是实话。1940年前后,他在重庆与上线失了联系。

      想去找共产党——这是段伯宇最真实的心声。

      三年前——

      重庆陆军大学毕业典礼。听了段伯宇的自我介绍,蒋介石脸上露出满意的深情:“父子三人都是陆大毕业,难得,难得!好,好!”

      五年前——

      上清寺德安里蒋介石办公室。蒋介石走到段仲宇面前,上上下下仔细审视了一番,点点头,连声说了几个“好,好,好!”

      八年前——

      歌乐山脚下的小吃店。段仲宇问郭沫若:“为什么许多青年冒着生命危险往延安跑?”郭沫若回答他:“所有植物都是向着太阳的,人不也一样吗?”

      十年前——

      周恩来在重庆接见段伯宇,对他说:“我们从正面联系,你打进去后在地下联系。所以你要到蒋介石那里去工作。”

    来源:()   
      相关新闻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大江网(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大江网(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