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国内国际 > 社会新闻 正文
少年犯被狱霸打成植物人 申请201万国家赔偿
//www.jxnews.com.cn   2010-12-16 14:33   编辑: 薛岚

【字体:    】 【进入论坛】 

  17岁少年王恩会在安徽省颍上县看守所被5个狱霸殴打。现在,他是一个植物人,躺在安徽省省立医院的ICU重症监护室里。

  17岁少年王恩会在安徽省颍上县看守所被5个狱霸殴打。现在,他是一个植物人,躺在安徽省省立医院的ICU重症监护室里,听不懂别人说话,也不认识父母。在医院的楼道里,王守于夫妇少有不吵架的时候。老婆说他没用,他也觉得自己没用。

  都市快报记者汪再兴

  今年8月13日,想睡觉的王恩会被罚跪在铺板上,一个犯人丢给他一个纸团说,“你给我吃进去。”“我求你了,你让我睡觉吧。”王恩会迅速被踢倒在地……

  那天,17岁少年王恩会在安徽省颍上县看守所被5个狱霸殴打。现在,他是一个植物人,躺在安徽省省立医院的ICU重症监护室里,听不懂别人说话,也认不得父母。

  每天下午4点,是父亲王守于进监护室看王恩会的时间,父子静静对视,有时,王守于会靠到儿子耳边悄悄说,“别怕儿子,你给我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时候,王恩会好像听懂了父亲的话,他瞪大了双眼,两只手不断抽搐地朝胸前蜷缩,病床的床架也发出吱呀的声响。

  老婆对王守于说,儿子是在说,他害怕呀,他害怕。医生对王守于说,你儿子的大脑出现了不可逆转的损害,这是植物人看到人后下意识的反应。

  父亲王守于想知道,今年8月13日的中午,在颍上县看守所的103监室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特派记者汪再兴发自安徽

  我叫王守于,是一个农民工

  我叫王守于,是一个农民,确切地说是一个农民工。

  我家在安徽省颍上县王海村东颍队。因为离村边的一条河太近,一到夏天,我种的三分地就要被洪水淹掉,没法种田,我只好跟村里大多数的年轻人一样出去打工。

  我儿子叫王恩会,他两岁的时候,我就出门了,那年我26岁,没什么文化,只读到了小学三年级。

  我去过北京,在一个地铁里给人担土;去过天津,卖过糖葫芦,还去各种各样的大城市,就干一件事——打工。

  打工的日子,我经常遭人白眼,受气。出门在外,怎能不受气呢?我只想多赚点钱,不想惹麻烦。我的梦想是,赚到钱后把家里年年被水淹的房子给重修一遍,再不修,那栋老房子就要塌掉了,但老婆常常抱怨我没有技术,一个月也赚不了几个钱。

  我没有其他嗜好,不会抽烟,也不会喝酒。老婆说我就喜欢一个人蹲在墙脚看别人下棋,我自己也下棋,但从来不跟棋友争吵,“出门在外,和气生财”。

  三年前,我在上海浦东机场找到了一份开叉车的工作,在这里,我的工资涨到了3000块,生活终于好过起来。

  在安徽颍上老家,我儿子也长大了,他个子长得快跟我一般高,我一米七五,他怎么也有一米六八吧。

  也就是3年前,老婆跑来上海照顾我,儿子放在我妈那,就是在我妈的村子里,我儿子认识了一些坏孩子。

  没想到儿子真会去偷,还拿着把刀

  2010年12月10日午后,王守于的老家王海村。

  村边一间小卖铺,几台破旧的老虎机被摆在最里边,十几个少年进进出出,熬夜打游戏的他们眼中无光。

  一个年轻人站在游戏室里最黑暗的一角,他用打火机点上一根烟,微弱的光照亮了年轻人的脸,又瞬间暗了下去,吸烟后他开始挑衅地看着外来的陌生人。

  3年前,少年王恩会也像这些年轻人一样,不想上学,他就来这里玩,花钱买游戏币,再打游戏花掉这些游戏币。

  2008年的暑假,读到五年级的少年王恩会不想读书了,他一个人来到上海寻找父亲王守于,他用很重的皖北口音对父亲说,“我要一份工作。”

  直到当年春节,少年也没有找到一份工作,因为没有文化。每天他只好带着父亲7岁的养女在出租屋里玩。

  这是少年第一次来到上海,也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受挫折,没有工作,没有希望。

  在上海,他失去了一起打老虎机的玩伴,而他父亲又过着黑白颠倒的日子,晚上开叉车,白天睡觉,几乎没有时间管他。

  一天一大早,王守于起身上厕所,闻到一股烟味。他问房东,厕所里是谁在抽烟?房东说,你儿子学会抽烟了。

  王守于很生气,冲上去重重地甩了王恩会几个耳光,“烟从哪里偷来的?小时候偷针,长大偷金。”

  王守于不会想到,有一天他儿子真的会去偷,而且还带着一把刀。

  如果不回去,也许什么都不会发生

  “如果不从上海回老家,也许什么都不会发生。”王守于一家会在机场一角的农民房中一直这样过下去,每天看着机场上的飞机起飞,降落。

  “我们为什么要回来,不回来,什么事都没有。”女人罗春芳喜欢拿这句话去吵丈夫。被老婆吵烦了,王守于跑到远处说,“现在你说这个有什么用,嗯?有什么用!”

  罗春芳的想法很简单,如果不从上海回老家,儿子就不会遇见村里那些游手好闲的年轻人,也就不会被带去干坏事。

  选择回老家是因为王家的户口簿上出现了一个不知道是谁犯下的错误。

  在这本户口簿上,儿子王恩会的出生年份为1972年,比他父亲只小两岁,比他母亲还要大一岁。

  “我儿子的年龄比我大,那我怎么把他生出来?”罗春芳说。

  尽管这个错误不符合常理,但这个错误却让王守于千辛万苦给儿子找来的厨师工作成为泡影,“老板要孩子的身份证,因为户口簿上孩子的出生日期错了,身份证也办不下来。”

  为了给儿子改年龄,父子俩从上海回到老家安徽省颍上县。

  回老家改身份证

  少年王恩会不会想到,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作别上海,走的那天上海的天阴沉沉的,没有一丝风。

  回老家后,王守于忙着给儿子办身份证,王恩会则在颍上县里的餐馆找了一份工作。

  为赚钱,王守于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在颍上县城拉客,这个县城很少有出租车,大街上到处是王守于这样的电摩司机。“拉一次客人两块钱,便宜方便。”

  每天上午或下午的时候,王守于都要路过儿子打工的饭馆,有几次,他很想进去跟老板打个招呼,问问儿子工作咋样了,但他又怕自己是个跑电摩的,给儿子丢人。

  王恩会不知道,每次他下班的时候,父亲总站在几十米外看他。等他走远后,王守于才骑着电摩回家。

  王守于想,等儿子办好身份证了,他们再回上海打工。

  证明儿子比他妈年龄小

  在老家,我发现就算改身份证这样一个小错误也是不容易的。

  我儿子的出生日期要么是村干部登记户口时弄错了,要么是派出所弄错了,弄错的只有这两个地方。

  老婆让我去找这两个地方的麻烦,可我并不想追究谁的责任,就想赶快给我儿子办好身份证。

  去年夏天,颍上县城很热。

  那些天,我一直在找能证明我儿子出生年龄的人。我在村子里找了很多人,让邻居、儿子的同龄人写证明,然后找村干部证明我儿子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闲下来,我想,我有必要找这么多人,只为证明我儿子的年龄比我老婆的年龄小吗?

  “想不通,但是还是要去办。”2009年6月1日,我终于凑齐了各种各样的证明。我们乡派出所的一个女警瞥了我一眼,收下了这些材料,没多说一句话。

  我问女警,什么时候能办好?她瞪了我一眼说,事多,不知道。

  过了一个月,我跑到颍上县公安局办证大厅去看,户籍民警帮我查了下,我儿子的出生日期仍旧没有改过来。

  我问民警,为什么身份证还没办下来?民警不吭声。

  我不敢多问,就离开了办证大厅,我怕我的样子被他记住了,事情更不好办。

  他的年龄终于在法庭上被改正了

  在这繁琐而又漫长的办证过程中,儿子王恩会被警察抓了,因为他持刀抢劫。

  王守于记得很清楚,儿子被抓那天,离过年只有几天了,在一个亲戚的葬礼上,儿子被带走了。

  被抓之后,儿子改了一年都没改下来的出生日期却以另一种方式发生了改变。

  2010年7月28日,安徽省颍上县人民法院审理少年王恩会“入室抢劫案”。当时王守于没去,妻子罗春芳去听了这次庭审。

  “母亲,罗春芳,1973年出生;儿子,王恩会,1972年出生,王恩会的出生日期属于简单的‘逻辑错误’。”法官说,王恩会的出生日期应该改为,1993年9月10日。

  这样一个简单的“逻辑错误”,王守于跑了一年都没改过来,老婆骂他没用,他也觉得,自己挺没用。

  说到这,王守于靠在医院冰冷的墙壁上,深吸了一口气。

  儿子说自己曾在看守所里被打

  发给王守于的刑事判决书上写了一个他完全不熟悉的儿子。

  冷静下来的时候,认字不多的王守于会让医院的人给他读判决书,判决书上说,王恩会多次在夜里,持刀抢羊、抢钱,并且殴打受害者。

  判决书上的这个王恩会,残暴、盲目、无知。

  罗春芳经常对丈夫说,“我不信我儿子能做出这种事情,他是拿刀去放风的,他没有抢。”“拿刀放风。”这句话是儿子在法院开庭时对罗春芳说的。

  法庭上,罗春芳还问了儿子王恩会两句话。

  “你在看守所里,有受挨(土话,挨打的意思)吗?”王恩会回答,“嗯”。

  “我寄去的衣服和钱,你收到了么?”王恩会摇摇头。

  罗春芳记得很清楚,那天在法院,一个亲戚一听王恩会没收到钱很生气,就打电话到看守所里质问,“为什么孩子没收到衣服和钱?”

  罗春芳很快把亲戚电话按掉,她生气了,“你问了,孩子不是还要挨打么?”

  2010年7月28日,颍上县法院庭审最后,王恩会跟罗春芳说,“妈,你照顾好爷爷奶奶,我怕是出不来了。”

  儿子最后的这句话让罗春芳感觉很不好。

 [1] [2] 下一页
来源:( 都市快报 )
[425906]大江网友:灰色空间 2010-12-16 19:10 发表评论:

  这就是当今的中国!完全没有法制!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大江网推荐内容 ***
-江西27日起暂停住房公积金提取 明年1月7日恢复
-南昌云湾公路Ⅰ标段全线动工 预计明年8月竣工
-娱乐业营业税税率下调 2011年1月1日起开始执行
-中小学教材屡受争议被指四大缺失 造假之声四起
-钢管舞女郎年收入七八十万 多从事色情表演(图)
-江苏讨薪民工与“武装”保安冲突 开发商称无辜
-饮食养生:别把牛奶当水喝 女人留神12个饮食误区
-熟女穿衣五大误区 连帽大衣助你冬季变身最IN潮女
-2010体坛风云人物候选人名单:林丹刘翔角逐最佳
-申花外教一年一换成魔咒 布帅上调国奥未能幸免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更多图说世界
国内国际新闻排行榜
更多一周点睛

韩国军队向朝鲜领海“发射数千枚炮弹……故意诱导我方反击。朝鲜努力缓和朝韩关系,但韩方无视朝方诚意,导致局势……『全文

12月8日,记者从社科院发布的“住房绿皮书《中国住房发展报告(2010-2011)》……『全文
更多历史上的今天
更多新闻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