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国内国际 > 国内新闻 正文
浙江查处私人飞机非法飞行 富商买10架飞机玩
//www.jxnews.com.cn   2010-07-21 15:49   编辑: 徐茜茜

【字体:    】 【进入论坛】 
  “黑飞”

  中国面临的私人飞机管理现状是,一方面低空领域的划分以及通用航空的飞行管理法规迟迟不出台,另一方面,私人飞机的数量却在攀升,“黑飞”一直在进行。这么多年来,很多专家一直在呼吁开放低空领域,促进通用航空发展,但就是迟迟不见行动。航空管理体制改革迫在眉睫。

  首席记者/杨江

  浙江半年发生三起“黑飞”事件

  知道中国的富豪们现在流行玩什么吗?

  豪华跑车、游艇?

  你OUT啦!

  黑飞!

  在我们这片国土上,从来只听说过“黑车”、“黑户”,就是没有听说过“黑飞”,因此当知情人士抛出这两个字时,着实让记者当了一回丈二和尚。

  “就是玩私人飞机!近年来,中国境内的私人飞机拥有量增长迅速,按照现行的法规,个人驾机上天飞行,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是须得到民航局核发的飞机适航许可证;二是飞行员具有合法有效的飞行驾照;三是须经军民航空管理部门申请飞行区域和飞行计划,批准后方可飞行。但由于中国低空领域至今没有向私人飞机开放,一些没有取得私人飞行驾照或者飞机没有取得合法身份的飞行发烧友,在未经军民空管部门的审批下,偷偷将私人飞机飞上天,过一把飞行瘾!”知情人士透露:“这在富豪圈内已经不是一个秘密了,玩家越来越多。”

  进入7月,“UFO”似乎开始眷顾中国,多个城市传出“UFO”造访事件,其中影响最大的当数萧山机场发生不明飞行物事件。位于浙江省杭州市的萧山机场7月7日晚间,一架正待降落的飞机突然汇报在飞机附近发现不明飞行物,引起机场方面的高度紧张,机场临时关闭一个小时,18架次航班受到影响。

  这起UFO事件坊间传闻越传越玄乎,又是有市民发布疑似UFO的照片,又是京沪两地UFO专家组团赴杭州调查。最终,照片被证实为一架正在降落的飞机,与UFO事件压根搭不上边,专家调查组也是无功而返。事件扑朔迷离,相关部门语焉不详,不明飞行物到底是什么东西,众人也只能是你猜、我猜、大家猜。

  不过,浙江坊间倒是越加怀疑这恐怕又是一架擅自非法飞行的私人飞机。“我们的头顶时常有小型私人飞机飞过,早已习以为常了!”有浙江温州地区的网民发帖称。

  从2005年至今,民航浙江辖区内一共发生了6起私人飞机非法飞行的案件,已经有5起受到了查处。今年上半年,民航浙江监管局连同安监、公案等部门,严肃查处了三起私人飞机非法飞行事件。

  这三起“黑飞”事件分别是――

  3月初,民航浙江监管局接到报告,称在温州市杨府山地区有直升机飞行。经查明,3月1日,温州汽车摩托艇协会会长朱松斌驾驶一架两座罗特威Exec162F型直升机在杨府山地区上空飞行了20余分钟。此次飞行未经军民航空管部门批准,属擅自驾机的非法飞行。民航浙江监管局对朱松斌作出了罚款2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4月23日,民航温州空管站领导途经温州乐清市坝头村时,发现空中有人驾驶蜂鸟260L型直升机飞行,于是立即前往制止并拔下了飞机钥匙。4月24日,民航浙江监管局接报后前往调查取证,确认温州一家未经工商部门注册的通用航空企业负责人许伟杰和该企业飞行员王乐喜在未经军民航空管部门批准的情况下擅自飞行。监管局监察员责令两当事人立即停止非法飞行活动,并对其进行了通航法规的宣传教育。当事人写下保证书,承诺一定遵纪守法。民航浙江监管局根据相关规定,对其作出了罚款2.9万元的行政处罚。

  4月27日,浙江嘉兴平湖九龙旅游度假山庄又发生一起非法飞行事件。由于事发时间临近上海世博会开幕,该事件造成了上海浦东、虹桥国际机场航班大面积延误或备降周边机场。此案引起军民航和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民航浙江监管局立即成立调查组,于28日赶赴现场。经查实,九龙旅游度假山庄拟在5月举办航空器展示,为提高知名度,该山庄决定引进蜂鸟260L型直升机进行飞行表演。在许伟杰的安排下,4月27日10时30分许,王乐喜在明知未经军民航批准的情况下,擅自驾驶直升机升空飞行10分钟,飞行高度和半径分别为50米和200米。王乐喜所驾驶的直升机无适航许可证、国籍登记证、电台执照,其本人于2008年7月经河南安阳航空运动学校学习取得民用航空器驾驶执照。

  这三起“黑飞”事件,前两起已经处理完毕,后一起因为非法飞行引起的负面影响较大,民航浙江监管局会同空军等部门仍在进行调查。知情人士透露,私人飞机“黑飞”目前在中国多个地区时有发生,上述三起只是冰山一角。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查处的“黑飞”事件多是群众举报或者媒体曝光后才得以被监管部门发现。

  谁在“黑飞”?为何“黑飞”?“黑飞”为何屡禁不止?这其中又有哪些问题值得我们反思?

  《新民周刊》记者日前独家专访了被处罚的“黑飞者”朱松斌、许伟杰,并通过他们走近了这样一群“黑飞族”。

  拥有10架私人飞机的超级玩家

  温州市鹿城区汽车摩托艇运动协会位于该市学院东路嘉鸿花园,协会的门口停着一辆房车、多辆豪华车,这在豪华车辆满街开的温州倒也不足为奇,但推开协会的大门,里面陈列物的架势足以吓人。记者数了一下,大厅内一共陈列了5艘摩托艇、2艘快艇,另有水陆两栖车、卡宾车等车辆。

  一个身材魁梧的光头男人从办公室内迎了过来,他就是现龄52岁的朱松斌。谈起被处罚的事情,朱松斌很是不能理解,“真烦心,全国私人飞机现在哪里都在飞,贵阳、广东的朋友一直在飞,都没人来管,唯独华东管理局这边这么严!”

  朱松斌嗓门很高,自称脾气有点火爆,与多数温州富豪相似,如今身价过亿的朱松斌早年也是一个穷苦出身,父亲早年带着四个儿子从永嘉农村来到温州打工,一家人做的是拉板车送水泥、石子的苦力活。朱松斌是四个弟兄中最小的一个,他书读到初一,因为患了一场肝病,学习跟不上,就此辍学。这之后,他跟随父亲拉了半年的板车,进一家粮食机械制造厂做了几年工人,改革开放后,不甘穷苦生活的他只身前往广州做照相器材生意。“钱赚得很少,1989年,卖掉了全部家当出国淘金了。”

  之后的十年,朱松斌在玻利维亚、西班牙、罗马尼亚等国做生意,2010年,因为所在国家发生了多起焚烧、抢劫华人商铺的案件,再加上年岁已高的老母在温州需要人照顾,朱松斌带着早已移居国外的妻女回到了温州。

  此后,用他的话说,就没做什么生意,用从国外赚来的钱在温州地区买了数千平方米的房地产用于出租、投资后,朱松斌开始整天“玩”。

  他最先玩的是摩托艇、游艇还有各类名车,此前记者见到的那些名车、快艇只是朱松斌“玩具”中的一小部分。“我有十几架快艇、1艘游艇、五六艘摩托艇,还有保时捷跑车、赛车、房车、卡宾车、水路两用车……”他如数家珍,“我玩的都是温州最先进的,温州地区摩托艇、游艇,我都是第一个玩起来的。”

  因为太多,朱松斌只得把这些车随意停放在协会门口,夜里也不入库,而快艇、摩托艇也有不少干脆就露天停放在温州市几处河道内。

  不过,朱松斌最雷人的“玩具”则是飞机,一共拥有各种型号的私人飞机10架。3月份“黑飞”事件中的那架罗特威Exec162F型直升机是他的第一架私人飞机。朱松斌说,他至今仍记得拉板车时做的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开着一辆小轿车开在颠簸的山路上,“那个感觉好极了,哪想到今天居然拥有了这么多私人飞机!”

  将朱松斌带进私人飞机圈的就是许伟杰,2006年,乐清人许伟杰说服有“中国私人飞机第一人”之称的上海商人李林海将一架罗特威Exec162型直升机拉到了温州展销。朱松斌当时是陪老婆去买化妆品的,结果看到这架飞机就惊呆了,“当时他们开价115万元,我心想,飞机原来这么便宜啊!”朱松斌当即想买,但许伟杰咬着价格不松口,这后来,许伟杰又将飞机拉到了乐清,让朱松斌上飞机体验一下。

  “我有恐高症,飞机一开我就慌了,不自觉地像开车一样猛踩刹车,我当时就说,这飞机不行,太小了不安全。”因为展销最终没能将这架飞机卖出去,李林海又把飞机用卡车运回了上海。

  第二年,朱松斌专程到美国考察私人飞机,“我一下子就惊呆了,美国那么多私人飞机在天上飞,很自由。”他找到厂家说要买一架私人飞机,厂商让他回国内找代理商,等回到国内,朱松斌才发现,转了一个大圈子,最终又回到了李林海这边。

  李林海既是一名飞行发烧友,也是一名卖飞机的商人,这家罗特威Exec162型飞机双方最终商定98万元成交,朱松斌付给了李林海20万元定金,“他要负责教会我怎样飞行。我跟他说,如果我能学会就成交,不能学会,这20万元我就不要了。”

  李林海是国内第一个拥有私人飞机的商人,他持有合法的私人飞行驾照,并在上海的奉贤有一个60亩地的飞行基地,朱松斌就在这个基地学习了两个月时间,飞行学习时间到50个小时的时候,李林海开始让朱松斌单飞。

  买下这架私人飞机后,朱松斌用卡车将它运到了温州,李林海介绍他到广州某通用航空飞行培训学校学习、考驾照。“实际上,在去广州考驾照前,我就在温州会展中心一带偷偷飞。”朱松斌估计那时候“黑飞”了差不多50多个小时,根本就没人来管他,因为飞行高度不过100米左右,雷达似乎也发现不了他。

  广州这家通用航空飞行培训学校的学费是12.5万元,朱松斌需要接受系统的飞行理论教育,之后40多小时的上机训练。“学员中出自内地,像我这样出于爱好,私人去学的并不多,大多是韩国人或者日本,还有一些就是大的航空公司送来学习的飞行员。”

  每天早上5点,朱松斌就要起床看理论知识,但这让初中都未毕业的他觉得很是吃力,“我不想学了,但学校说学费不退,可以换任何人来学。”于是,朱松斌说服女儿来学飞行,“女儿飞了一个小时,不敢再飞了,老婆也跟我吵架,说我已经疯了,还要把家人也带进去一起疯。”

  就这样朱松斌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自己学下去,2007年12月,朱松斌完成了培训、考试,第二年7月11日,他拿到了中国民航颁发的私人飞行驾驶证。

  那一天,教练说,朱松斌是浙江省第一个拿到私人飞行驾照的。

  朱松斌乐坏了,喝得烂醉。

  “黑飞”被罚

  拿到私人飞行驾照,并不意味着朱松斌从此可以合法飞行,事实上此后的两年,直至此次被罚款2万元,朱松斌一直在“黑飞”。朱松斌拿到飞行驾照回到温州就开始琢磨,他认为私人飞机市场一定前景广阔。他成立了温州市汽车摩托艇运动协会。此后的几年,他不断前往美国考察各种类型的私人飞机,“一年少说要跑两三趟”。

  2008年5月,继98万元购进罗特威162F后,朱松斌在美国阿拉斯加花费21万元美元购买了一架塞斯纳N172RS水上飞机。这是朱松斌的第二架私人飞机,“在阿拉斯加,我惊呆了,有生以来,我第一次看到一个城市到处都是飞机,你想想,阿拉斯加一个50万人口的城市却有5000多架飞机,这是什么概念?!”

  因为中国没有水上飞机,因此水上飞机教练员也就无从谈起,朱松斌只得在美国学飞,“大机场与小机场,甚至军用机场靠得很近,人家的管理技术手段很到位,我们只要不占用民用航空的跑道,可以随便飞。”

  在试飞过程中,他亲眼目睹了一场私人飞机坠毁事故,一对夫妻因此丧命,但这并没有让他对私人飞机的信心产生动摇。

  不过,由于手续问题,这家水上飞机至今没有运至中国交付。但朱松斌经过阿拉斯加之行已经彻底成为了一个飞行发烧友。他先后投入数千万元,又购进了一架蜂鸟260直升机、一架罗宾逊R44直升机、5架A5水陆两栖直升机、1架公路飞机。

  “这些飞机单价差不多都在200万元以下,不贵。”朱松斌说,在这10架私人飞机中,他最为得意的就是A5与公路飞机,“这两款都是美国最先研制的私人飞机。”他眉飞色舞告诉记者,当他坐进A5驾驶舱时,“舒服极了,就像开车的人开顶级的宝马、奔驰。”

  朱松斌介绍,五架A5水陆两栖飞机最早要明年才能交付,因为看好这款飞机在国内的市场,朱松斌花50万元买下了中国大陆地区的代理权。“公路飞机现在还在实验阶段,我看了介绍,可以在高速公路上起飞。”朱松斌办公室的墙壁上挂着十几张证书,他取下其中一张,指着上面的编号告诉记者,“我签约的是美国公路飞机的第83架。”

  也就是说,根据朱的介绍,他旗下的10架私人飞机,目前实际上在国内的只有罗特威、罗宾逊、蜂鸟这3架。

  “罗特威停在温州,罗宾逊停在广州飞行培训学校,蜂鸟停在上海李林海那里。”

  值得注意的是,这3架飞机中,目前只有罗宾逊一架在今年5月25日刚刚取得了中国民航核发的适航许可证,国籍编号B7048,其他两架仍是“黑户”,“不是我不愿意去申请适航证,而是,这两款机型在国内根本就无法取得适航证”。

  罗宾逊R44飞机是2009年11月,朱松斌花370万元买来的,此前一直停在李林海位于上海奉贤的基地上,朱松斌时常去上海飞行。“在上海时,我们有时候就开着飞机去奉贤海边兜一圈,停在农家乐吃饭,完了再飞回去。”

  因为要去办理适航证,朱松斌花2.5万元用卡车将罗宾逊飞机拉到了广州,“每年为此还得交6万元停机费。”

  于是,朱松斌要过飞瘾只能靠留在温州的罗特威Exec162F。因为这款飞机无法取得适航证,持有合法私人飞行驾照的朱松斌注定是“黑飞”。

  在温州市区,朱松斌最为看好的飞行区域是瓯江,一是因为这里景色迷人,二是视野广阔利于飞行,三是偏离闹市人口密集的地方,比较安全。他开始物色地皮修建停机坪,终于在瓯江边上购下了一个农民房,然后以汽车摩托艇协会的名义修建码头,实际上就是在偷偷修建一个临江直升机停机坪。

  他将罗特威Exec162F一直停放在此处,飞瘾上来时,就飞出去在瓯江上空转一圈,每次20多分钟。他记不清这样“黑飞”了多少次,不断有人报警,“不过,我有私人飞行驾照,再说,即便飞机没有适航证,公安部门也没有权力来过问。”

  不过,由于码头附近的老百姓持续向规划局、建设局等各个部门反映,朱松斌的停机坪搁浅了,他为此抱怨,说前期投入了300多万元基建,“就这样糟蹋了”。

  今年3月初,朱松斌飞瘾又犯了,他将罗特威从码头飞出,沿着瓯江飞了两圈,20多分钟后降落在汽车摩托艇协会对面的山上。

  “因为当时协会附近还没有停放飞机的仓库,我就将飞机停在山上。”朱松斌原本一周后再飞回临江那个码头的。“一周后,村里有一个节日,很多人开车去,我想开飞机去,但是飞起来后发现雾太大,我没敢飞,又降落在山头,准备天好了飞回码头。”

  就这样,飞机停在山头十多天,直至被市民报警,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市民将问题反映至了民航监管部门。这是朱松斌黑飞以来第一次遭遇处罚,在交纳了2万元罚款后,朱松斌不敢再随便“黑飞”了,他怕自己的飞行驾照被吊销。

  他将飞机用一个大的板车推进了协会20米外的一个破旧的仓库内锁了起来。由于多日未飞,记者看到这架罗特威飞机时,机身上已经落满尘土。

  朱松斌抚摸着机身自嘲,“真成了一架破飞机了,传出去笑死人。”

  朱松斌的烦恼

  除了临江搁浅的停机坪,朱松斌还修建了另一个停机坪,这个停机坪位于他所在的高层住宅小区的楼顶。朱松斌因为看中这个楼顶,当初高价买下了顶楼整整一层,然后在楼顶修建了私人花园并专门到上海请来设计师设计建造了一个停机坪。

  尽管也是投诉不断,但这个停机坪最终建成。小区的居民认为楼顶修建停机坪既不安全又有噪音扰民,但朱松斌回应:小区里有了私人飞机,提高了小区档次,你们怎么都不懂?!

 [1] [2] [3] 下一页
来源:( 新民周刊 )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大江网推荐内容 ***
-上半年江西省GDP增长14.4% 总量突破4000亿创新高
-上半年全省商品房单价2880元/平米 逐月微幅下降
-提高收费缓解停车压力 南昌市拟实行停车差异收费
-南昌市场大蒜再“发狠” 一周时间价格飙升逾两成
-江西一线环卫工津贴将提至10元/日 10月1日起实行
-借力“中博会” 南昌大规模整治市容提升城市形象
-美媒列全球五大仍在继续生态灾难 中国煤火上榜
-国资委严打央企“小金库” 重点将抽查七类企业
-预防牙病须坚守10要则 口水的八大神奇养生功效
-降温又去火的"五脏"食疗法 饭后吃葡萄易致胃溃疡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更多图说世界
国内国际新闻排行榜
更多一周点睛

暴雨不断、洪水肆虐,赣北、赣东北灾情不断,防汛形势严重!7月15日晚,记者从江西省防总获悉……『全文

农行A股IPO顺利完成战略配售、网上网下发行工作,最终以每股2.68元的价格发行255.71亿股,募集……『全文
更多历史上的今天
更多新闻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