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国内国际 > 国内新闻 正文
央视新址办原主任放弃自辩 最高可获刑7年
//www.jxnews.com.cn   2010-03-25 11:01   编辑: 邱虎

【字体:    】 【进入论坛】 

  昨晚9时30分,央视大火案第二天的庭审又在“挑灯夜战”后宣布结束。目前,庭审尚未完成第一轮辩论,还有7名被告人及他们的辩护律师未发表辩论意见。今天,庭审将继续。

  庭审期间,第一被告人、央视新址办原主任徐威忽然说道:“假如他们认为自己无责任,我有责任,那我概不否认。”昨天,徐威放弃了自我辩护,全权交由律师。如果危险物品肇事罪成立的话,该罪名的最高刑期是7年。

  昨天的庭审依然相当紧凑。中午12时20分许,审判长宣布休庭,并告知众律师“中午多吃点儿,今天无论如何要开完”。

  尽管又没有吃晚饭,但是直至晚9时30分,仅有14名被告人及他们的辩护律师发表了辩论意见。考虑到看守所对被告人返回时间规定严格,审判长只好宣布休庭,今天再审。

  随后,高子程、张雁峰、靳学孔等辩护律师陆续走出法庭,略显疲态。徐威等19名在押被告人则乘坐囚车疾驰返回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央视涉案人    服从意识导致后来的一切  

  央视是整起烟花事件的始作俑者,7名被告人无一不知工地严禁烟火,更别说放烟花了。但在事件发生过程中,他们起的作用是“添把柴”。

  根据检方指控,徐威决定在正月十五以放烟花的方式和下属庆祝一下,地点选在了“自家”工地上。落实中没有质疑只有服从。服从意识决定了后来的一切。

  徐威决定燃放烟花后,有的下属按照他的指示通知建筑公司人员协助办理燃放准备工作,有的下属负责领烟花公司的人进工地。当天夜里,是由央视新址办副主任王世荣点燃的烟花。

  法庭上,检察官对央视的涉案人都问了同一个问题:“是否知道工地禁止烟火?”他们的回答都是肯定的。不过在纠缠细节时,似乎每个人又都想把自己的责任撇清。

  下属胡德斌说,他没有让建筑公司的人协助办理准备工作。

  原副主任王世荣则为自己喊冤,称自己并未参与整个策划过程,当时原定点火人徐威受中风影响腿脚不便,只能找人代替点火。王世荣说,他就这么“阴错阳差”地点着了这把大火。

  几乎没有人当庭反省自己作为央视一员,应该意识到烟花这一危险品进入新址工地属于违反最基本的规定。作为直接决策者的徐威,虽然承认自己放松了安全要求,但当庭也几次强调,他决定燃放烟花只是为了部门娱乐,与工作无关。

  庭审期间,徐威忽然说道:“假如他们认为自己无责任,我有责任,那我概不否认。”徐威没有讲清自己言语所指。

  >>建筑方       放弃安全义务只听央视指挥   

  虽然燃放烟花只是徐威所称“部门的一个活动”,但检方称,中建及北京城建两个公司的建设人员也为违规燃放烟火一路开绿灯。此间,建筑方放弃了自己基本的安全义务,对业主方领导言听计从。

  检方指控,确定燃放地点后,徐威曾指示下属找建筑方的领导协办。烟花到京后,建筑方打开工地大门,让烟花货车直接进入工地。燃放当晚,建筑方还为“安全燃放”提供了安保人员。

  法庭上,建筑方的被告人田可耕和高耀寿对指控未提异议,称央视是业主,想让车进来他们就得配合。建筑方的一名律师比喻说,就好比是房东和房客的关系,房东想搬东西进来,房客能不让他进来吗?

  据一名监理师说,建筑方的自我辩护显然存在逻辑漏洞,如果央视想拉一车钢材进去,建筑方可以开门,但央视拉的是一车违禁烟花,作为建筑方是无论如何要阻止的,这是他最基本的义务。

  >>烟花公司   不足5万烟花报价35万

  徐威决定放烟花一事,由其朋友沙鹏全程操办,沙鹏通过中间人找到了刘发国的烟花公司。在烟花暴利的驱动下,商人刘发国没有质疑央视是否取得了燃放许可,他本人的烟花燃放资格证更是失效。

  卷宗材料显示,刘发国报价35万元的烟花,实际从厂里提货的价格不足5万元。刘发国说,这次央视烟花的差价,他自己准备提10万元,还准备给中间人10万元的好处费。剩下的用于运费、路费、吃住费用、工人工资等。

  在暴利的驱动下,烟花燃放资格证已经过期的刘发国冒险进京。刘发国当庭承认,从事烟花销售行业多年的他,知道A类烟花燃放需要办理许可手续,并称自己和沙鹏讲过。但最终,央视是否办理了许可证,他没再核实。

  >>运输方   作为司机只管安全送货

  卖给央视的烟花,刘发国先运到了河北永清县。因无进京运输证,他找到了常在河北搞运输的薛继伟,薛继伟随后又将这笔买卖转包给北京大兴的运输司机张炳建。大火发生后,薛继伟、张炳建相继被抓。

  法庭上,对于指控事实,薛继伟没有异议,承认自己联系了货车司机。张炳建有异议,称自己只是负责运货,具体运给谁并不知道,他只和刘发国要运费,没联系过央视的人。张炳建说,作为司机安全送到货就好,至于别人用货干什么他就管不着了,更别说是拿这批烟花去点央视大楼了。

  >>仓库方   人在家中坐 祸从天上来

  在所有被告人中,54岁的刘桂兰是唯一没有到过央视工地的人。她牵涉此案,只因为刘发国将烟花存在了她单位的仓库。

  事发当晚,刘桂兰人在河北家中,她的家人说,刘桂兰是典型的“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检方对刘桂兰的指控很简单,2009年2月间,刘发国委托物流公司将烟花及燃放设备运至河北,存放在刘桂兰的仓库内,该仓库仅具有储存C级烟花资质。

  法庭上,刘桂兰没有否认这一点。不过她在回答律师提问时明确表示,她根本不知道刘发国存在仓库的烟花是要运往央视的,更不知道那些烟花会点燃央视大楼。

  -法庭辩论

  昨晚6时至9时30分,控辩双方用了长达3个半小时的时间进行了部分法庭辩论。已经发表意见的14名被告人中,只有极少数人的辩护律师为他们做了无罪辩护,其余人基本都是罪轻辩护。

  公诉人发言20分钟

  法庭辩论一开始,公诉人首先发表了公诉意见,用时约20分钟。公诉人认为,21名被告人无视国家法律,分别违反爆炸性物品管理规定,导致因燃放烟花而发生重大事故,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恶劣。被告人的行为触犯了我国刑法第136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危险物品肇事罪追究所有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接近庭审的人员向记者转述,公诉人认为,21名被告人中,在起诉书中列居前13位的被告人,为直接责任人,但未发表对他们的量刑意见。

  徐威放弃自我辩护

  公诉人发言后,轮到第一被告人徐威为自己辩护。据了解,徐威当庭放弃了为自己辩护的权利,决定由他的辩护人发表辩护意见。

  随后,徐威的辩护人最终为他做了罪轻辩护,认为此次火灾属于“多因一果”,提到了工地消防设施不完善、保温材料不合格,并认为施工单位对现场的消防义务大于业主。律师认为,徐威有责任,但不能承担全部责任,他在失火前采取了防范措施,在整个事故中应该负次要责任。

  随后的13名被告人,也有人放弃了自我辩护的机会。李小华的辩护律师明确表达了对自己当事人的无罪辩护意见,其他律师则或者罪轻辩护,或者没有明确,听起来像二者兼有。

  最精彩辩论今上演

  据悉,在上述辩论阶段,公诉人的意见涉及被告人在案件中的地位、作用后,有律师提出不同意见。有律师认为,危险物品肇事罪是过失犯罪,过失犯罪不分主犯、从犯,被告人不能对共同结果承担责任。

  接近庭审的人员向记者转述,公诉人对此的意见是,各被告人是有共同注意义务的人,属于“共同过失犯罪”。

  按照大案的庭审惯例,第一轮辩论,控辩双方一般只简单发表意见,尤其是公诉方。最为精彩的辩论将集中在第二轮,这将于今天庭审上演。

来源:( 京华时报 )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大江网推荐内容 ***
-今起连晴三天气温回升 南昌空气质量重回到一级水平
-车祸瞬间她舍命救出同学 芦溪14岁女生双脚被轧重伤
-投1.2亿建成8年就改造 青山湖文化广场"变身"引争议
-央视名嘴王志被曝放弃仕途 转投重庆卫视当领导
-圈内人爆料:"影后"在黑章子怡 李冰冰被对号入座
-广州接报数起疑因种疫苗发病案 官方称尚待评估
-半数国人是结核杆菌带菌者 如暴发危害远超艾滋
-微博凶猛 传统媒体小心 西南大旱是"天灾"还是人祸
-让女人远离皱纹的5种食物 邻家女孩装为早春加分
-反赌结案前央视屏蔽中国足球 球迷无缘观中葡战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更多图说世界
国内国际新闻排行榜
更多一周点睛

持续高温少雨致云南广西贵州四川重庆五省区市旱情加剧。其中云南广西部分地区……『全文

“央视女记者非亚和一名男子携手救人时不幸双双被撞身亡”的消息,感动了全国……『全文
更多历史上的今天
更多新闻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