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国内国际  >  国内新闻
杭州湾跨海大桥上大批飞鸟死亡 疑为飞鸟百慕大
//www.jxnews.com.cn   2010-01-26 08:44:50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编辑:骆寒蕾    作者:

【字体:    】 【进入论坛】 
订江西手机报: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P到10658000,3元/月

      在候鸟南北迁徙必经通道上,矗立着世界著名的杭州湾跨海大桥。在桥上,频繁出现死亡的飞鸟,死因成谜,引起了鸟类爱好者及保护组织的关注,全国鸟类环志中心进行了为期一年多的观察研究,结果不久将公布。

      □本报记者

      孔令泉 发自宁波

      杭州湾跨海大桥通车前后,飞鸟大批死于桥上,该大桥疑为飞鸟“百慕大”的传闻也沸沸扬扬。

      大桥正处于候鸟迁徙必经之路上,成千上万只百余种候鸟栖息在位于大桥南侧的湿地上。这个方圆面积43.5平方公里的湿地号称将成为世界级的候鸟栖息地。

      大桥上飞鸟的死因引起全国鸟类环志中心的高度关注,该中心经过近一年的观测,将在近期公布结果。该中心副主任侯韵秋告诉《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相信飞鸟的死因与大桥有关”。

      侯韵秋正对国内所建跨海大桥对候鸟迁徙的影响开展研究,她希望研究结果能使有关部门在跨海大桥设计建设时,不要破坏候鸟生态。

      大桥上频繁出现死鸟

      “大桥在竣工前,我们在桥面上发现了大量鸟的尸体。”杭州湾跨海大桥管理局办公室主任何文宏说。

      杭州湾跨海大桥于2008年5月1日通车,这座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北起浙江嘉兴海盐县,南至浙江宁波慈溪市,全长36公里,横跨整个杭州湾。这座大大缩短宁波至上海距离的大桥,目前日车流量超过两万。

      浙江野鸟会的一名成员佐证了何文宏的说法:“2008年4月25日,我与一群朋友一起偷偷地骑车上了杭州湾大桥,一直骑到了大桥中央约18公里处,一路上发现很多迁徙的候鸟的尸体。那时大桥还没有开放,基本上没有车子来往,可以排除鸟被汽车撞死的可能。”

      大桥通车后,经常奔波在杭州和宁波两地的商人李先生见过桥面上的死鸟:“有时我开车去上海办事,经过杭州湾大桥时,偶然发现干净的桥面上,有好几个看起来不像垃圾的黑点,放慢车速开到近前,发现是一群被轧得血肉模糊的死鸟,估计有十来只。返回时候又看到这种景象,大桥上有这么多死鸟,太奇怪了!”

      在杭州市一家媒体工作的叶女士,曾跟随浙江野鸟会成员进行了实地观察。他们以规定的最慢时速60公里行驶,在距大桥起始点两公里处,他们在硬路肩上发现一只完整的死鸟,几分钟后又发现另一只……一趟来回,在海盐往慈溪方向发现5只死鸟,慈溪往海盐方向发现3只,另外还有几摊血肉模糊的死鸟。

      一名大桥养护中心工作人员在受访时确认大桥上频繁出现死鸟,尤其是夜间出现死鸟的概率更高。

      这种情况引起了浙江省一些鸟类保护人士的关注,并进行了观测。据他们观测,若遇到大雾或大雨等恶劣天气,死鸟会更多一些,死的主要是信鸽和水鸟,大雁和野鸭等飞得高的鸟,似乎没发现过。

      1月中旬,大桥的养护中心负责人谢明浩告诉《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大桥刚开通时死鸟较多,一般是晚上发生。

      死鸟在大桥上出现较多的是在春秋两季,而此时,正是候鸟迁徙的季节。

      候鸟迁徙必经之路

      杭州湾湿地是候鸟迁徙的一个停歇地。这是位于杭州湾跨海大桥南侧的大片开阔的湿地,系中国八大咸水湿地之一,面积43.5平方公里。这里有广阔的滩涂,也包括大片的芦苇荡与荒草地,有候鸟喜好的环境和丰富的食物。

      鸟的迁徙是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每年,它们都会往返于澳大利亚和俄罗斯西伯利亚之间,迁徙距离长达1.5万公里。如此漫长的旅途,中间它们只停歇两三次,杭州湾湿地就是其中一个停歇地。

      每年的四五月份,它们如期从南方来,在这里停歇20天左右后继续北行。秋天到了,它们又往南飞,在九十月份再次到这片湿地歇脚觅食。

      在这些候鸟中,既包括地球上迁徙距离最远的鸻鹬鸟类,也有斑嘴鹈鹕、黑脸琶鹭等珍稀濒危鸟类。目前,湿地内的鸟类有102种,有8种珍稀鸟类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其中朱鹮则是国家一级濒危鸟类。

      “如果没有杭州湾湿地这样的中转站,它们就飞不到目的地。”澳大利亚著名鸟类生态学专家、鸻鹬鸟类研究组副主席菲力史卓先生在考察后这样说。

      “这里的百姓以农渔业为主,在滩涂上养鱼养虾,生态环境较好,而且芦苇、杂草丛生,非常适合候鸟栖息、繁衍,像白鹭一年四季都看得到。”杭州湾跨海大桥管理局办公室主任何文宏说。

      在杭州湾跨海大桥尚未竣工时,杭州湾湿地办对外宣布,要将杭州湾湿地建设成为世界级的候鸟栖息地和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观鸟湿地,附近一些休闲农庄已把湿地观鸟作为吸引游客的项目。在一个面积约1万平方米的海中平台上,一座高矗的观光塔已经封顶。

      杭州湾湿地项目引起了世界银行与全球环境基金会(GEF)的高度关注,世界银行为该项目提供了500万美元的赠款,以支持自然湿地保护区及处理污水的工程湿地的建设。GEF希望,最近几年内,湿地内的鸟类数量和种类能逐年增加,递增幅度不少于10%。

      但是横跨在候鸟南北迁徙必经通道之间的杭州湾跨海大桥,是不是候鸟的死亡之网呢?

      飞鸟的“百慕大”?

      杭州市跨海大桥上死鸟频繁出现,使人联想起位于北大西洋马尾藻海的恐怖而神秘的百慕大。那么,杭州湾大桥会不会也是飞鸟的“百慕大”?

      许多人对鸟的死因作了不同猜测。有一种说法是飞鸟是累死的,鸟类在迁徙过程中,由于新陈代谢比较快,在途经杭州湾或长江口这样大跨度的水域时,如果体质不佳或没能及时得到食物补充,可能会在长时间的飞行中耗尽体力而死。

      一名叫牛大的网友说:因工作关系,我多次登上一处离岸7公里的海上测风铁塔,每次去都看到平台上有多只死鸟。我们觉得可能是因为周围数公里没地方落脚,鸟飞累了或者生病在此歇脚,最后体力不支死在塔台上。

      有记载显示,迁徙的确是候鸟生命里死亡率最高的时期。一些老弱病残者在长距离飞行中,如穿越欧洲马耳他海峡或撒哈拉沙漠,在大片水域和沙漠中,由于寻找不到歇脚的地方而累死。

      但在杭州湾却有大片湿地,鸟儿歇息的地方不少,“累死说”受到质疑。

      还有一种说法是鸟系撞死。一名曾经在杭州湾大桥上施工的人员反映,他在2007年施工时,灯柱还没安装,在桥上经常见到鸽子等鸟类,但是很少发现鸟的尸体。

      一名在部队的士兵分析,鸟儿很可能是撞在拉索上死的,他在部队巡线,经常有鸟撞在电话线上,遇上风天撞死的更多。他和战友们还常在风天过后去捡死鸟来吃,伤的捡回来养好放飞。

      杭州湾跨海大桥管理局办公室主任何文宏判断这种说法可能性大。他说,鸟有趋光性,夜间大桥明亮的灯光误导了它们,从而撞死。

      杭州湾跨海大桥上车道两边都有灯柱,约有2800个,还有187条斜拉索。有人分析,夜间鸟儿朝着有灯光的大桥飞去,撞到灯柱或斜拉索而死。

      这一说法得到中国动物学会鸟类学分会理事魏天昊的认可。魏原供职于中国科学院昆明生态研究所,长期从事鸟类生态学研究。他说,在云南及附近省区,某些山丫口在秋天晚上点起火堆,就会出现“飞鸟扑火”的现象。最初人们以为是鸟儿“集体自杀”,其实这与鸟的趋光性有关。

      魏天昊通过查阅资料发现,鸟儿对黄色光特别敏感,因为其穿透力强。而大桥上的多数照明灯及行驶在大桥上的汽车闪烁的都是黄色光。同时资料还记载多数中小型鸟类都是夜晚迁徙的,这似乎恰好解释了为何夜间鸟儿撞死的更多。

      华东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上海鸟类专业委员会主任唐思贤也表示,他在做机场鸟撞课题研究时,常常在浦东机场玻璃幕墙下方看到从高处跌落的鸟。大楼的窗子太大、太透明,势必反射周围的光线。这样,窗户就比四周要亮得多,鸟儿们争先恐后地扑过来。

      为此,唐思贤推测,“大桥上的灯光过亮,使鸟儿视觉产生盲区,看不到周围的建筑物而撞击上去。”

      研究报告两个月后公布

      自大桥通车后,远在北京的全国鸟类环志中心副主任侯韵秋,时刻关注着这一奇怪现象。她告诉《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杭州市跨海大桥刚通车时发现桥上每天有几十至上百只的死鸟,而没通车前更多。

      长期研究鸟类迁徙的侯把杭州湾跨海大桥的鸟类现象作为一项课题研究,她想探明大桥对鸟类的迁徙到底有多少影响?

      侯曾与浙江省林业厅有关人员以及浙江海盐县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站人员,一同前往大桥。“侯主任委托我们做监测,但因桥上不能停车,而且过一回桥要160元,后来我们就没有做。”海盐县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站叶站长说。

      2008年9月,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与浙江野鸟会签订了杭州湾跨海大桥鸟类监测项目合作协议,正式委托浙江野鸟会对杭州湾跨海大桥及其周边鸟类作调查,这项调查一直持续到2009年10月。浙江野鸟会工作人员每月去大桥作一次监测,将数据提供给全国鸟类环志中心用以分析。

      侯韵秋在杭州湾跨海大桥查看时,发现大桥的颜色以及灯光的日光型色彩对鸟类有影响。

      整个大桥采用了七种颜色,即赤、橙、黄、绿、青、蓝、紫。每隔5公里多换一种颜色,大桥的设计者本意是减少司机行车的视觉疲劳。

      但是侯韵秋认为,蓝色和黄色在极端天气下会对飞鸟产生视觉影响。

      在以往的研究中,侯发现有些张网捕鸟的人就是利用灯光得逞的。

      侯韵秋还注意到,撞鸟多发生在极端天气里,如大雾或暴雨天,能见度低。

      为确认鸟儿死因,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专门给浙江野鸟会配置了一个冷柜,放在杭州湾跨海大桥养护中心,用来放置死鸟,解剖化验分析死因等。“他们给我们发了一次性的塑料手套、塑料袋,要求将捡到的死鸟编好号,放在冰柜里,上个月,他们将冰柜拿走了。”大桥养护中心负责人谢明浩说。

      近年来,国内一些海上大桥建设引起了侯的关注。侯说,包括杭州湾大桥以及将来建设的渤海湾大桥,都是在鸟类迁徙的通道上,是否对候鸟迁徙带来影响,需要科学论证。

      鸟类因撞击死亡现象,国外也多有研究。美国“2006年度最佳科学写作”《没有我们的世界》一书中指出,为了避免飞机的撞击,很多灯塔上都安有警示灯。上世纪80年代,人们估计,单在美国每年就有接近两亿只鸟因撞塔而殒命。而死伤最为严重的是候鸟,尤其是在夜间飞行的候鸟。

      专家们称,人类引以为自豪的建筑,不经意间却成为屠杀鸟类的机器。

      侯韵秋想通过对大桥附近候鸟的监测,得出科学结论,以便今后在海上设计建设大桥时考虑对候鸟的迁徙影响,通过专家论证,采取一些措施来保护鸟类。

      对杭州湾跨海大桥鸟类的监测已结束,侯表示,有关资料正在汇总,这项研究结果将在两个月后公布。“到时会对建设部门提出一点建议,比如桥面的颜色不要太明快,像黄色、蓝色,还有灯光的颜色等。”

      侯的初步判断是,大桥上的死鸟很大程度上是撞死的,因为在天气晴好有月亮星星的情况下不会发生这种情况,而在夜间大雾的天气下,鸟被迫往下飞,就奔灯光去了。

      目前,杭州湾跨海大桥的管理方以及地方政府,还没有针对大桥的鸟类死亡的措施。杭州湾湿地办副主任查文涛表示,等全国鸟类环志中心的研究结果出来,查明原因后,再作决定。

      不过,针对飞鸟撞桥,国外已有对策。比如国外一些城市在桥上悬挂很多醒目飘扬的反光条和反光板,以警告飞鸟。

      有网友建议,在杭州湾大桥灯杆间横拉和竖挂五彩旗,可警示飞鸟晚间避开灯光、大桥建筑和大桥形成的回流气旋,有效减缓飞鸟高速飞扑灯光和大桥的速度。而五色彩旗形成的光谱折射可大幅降低黄色光对飞鸟的吸引,使飞鸟有效避开大桥和灯光。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相关新闻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