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国内国际 > 社会新闻 正文
村官遭黑社会毒打集体辞职 重选前又遭油弹袭击
//www.jxnews.com.cn   2010-01-09 10:22   编辑: 万文婷

【字体:    】 【进入论坛】 

村官因连遭黑社会毒打集体辞职 资料图

  村官因连遭黑社会毒打集体辞职 资料图

三四米长的白色横幅上写着黑色大字。 资料图

  三四米长的白色横幅上写着黑色大字。资料图

  南方农村报1月9日报道1月6日上午11点20分,选举结果出炉。广东省佛山市丹灶镇塱心村支书黎志坚直愣愣地盯着票箱,一时说不出话来;而丹灶镇政府派来的官员也目光呆滞,满脸尴尬。显然,上尧村小组组长选举的结果出乎他们的意料:5个月前宣布辞职的陈康耀,以147票——占投票总数的6成多,再次当选。

  在珠三角这样的发达地区,流行着“区不如镇,镇不如村”的说法。尽管只是佛山市南海区丹灶镇一个小小的村民小组,上尧却吐纳着巨大的财富。这从当天选举过程中,私人轿车塞满了上尧村道可见端倪。

  然而,当陈康耀再次被民意推上一些人看来炙手可热的位置时,他仍然选择了不就职。“村民信任我很感动,但还是不敢做。”陈康耀长叹了一口气,之前两遭莫名毒打的他,耳闻14天前发生的汽油弹事件后,对上尧小组组长这一位置更感惶恐。

  村干部房屋遭烧退选

  2009年7月底,因为屡次遭打,上尧村民小组6名干部集体提出辞职,但未被村民大会接受。欲“罢”不能,组长陈康耀干脆撒手不干,一心扑在自己的丝棉织厂生意上。尽管其他几位干部继续任职,但群龙无首的上尧村还是陷入一片混乱。

  2009年12月中旬,上尧村的上级组织——塱心村委会决定重新选举上尧村小组组长,消息传出,上尧各方村民开始积极活动。陈国英作为现任村小组干部,受到许多村民的信任。12月21日,一些村民私下聚会,决定投票选举陈国英,以接替陈康耀任组长,继续清查前任组长李仁富的土地问题。

  然而,意外发生了。次日晚上10点35分,陈国英之妻陆氏正在卫生间冲凉,突闻大门“砰”的一声响,她以为是猫在走动,便没在意。由于卫生间紧挨客厅,她感觉客厅忽地亮堂起来,便探头查看。眼前的景象把她吓了一跳:大厅的整个木门已经被点燃,火舌正随风向内厅劲伸!她急忙叫醒了沉睡中的陈国英,因为火从大门的底部燃起,他们赶紧用棉被扑住底部,并提水浇灭火苗。虽然他们的扑救还算及时,但客厅已经被熏黑,墙上的壁画纷纷脱落。

  陈国英将大门打开,发现地面上的汽油瓶已经被烧得扭成一团,刚才的异响便是汽油瓶碰在木门上发出的。显然,这是一起人为的纵火事件,陈国英抓起电话,向丹灶镇派出所报警。派出所的干警回复说:“他们是吓你的,不是真的要烧死你”,差点让陈国英气晕过去。

  联想到前一日的聚会,与会者阿炳认为是推选陈国英的事情走漏了风声,有人要给陈一个下马威。而陈国英也确实被吓着了,“我上有老,下有小,这个组长是不敢做了。”他此后坚决拒绝参选。

  至此,现任上尧小组8个干部中,有7个被打或受过恐吓,而唯一没有这些经历的陈胜昌,自上任之后,家里的出租屋已丢过6台电视。

  12月31日,塱心村委会在上尧的墙头壁尾贴上公告,通知在2010年1月6日上午9点30分,进行上尧村小组组长补选投票。

  陈国英的退出让阿炳这方乱了阵脚,随着选举时间的临近,合意的候选人越来越趋于难产。阿炳这方只能统一意志,再次选择辞职不干的陈康耀。

  候选人许诺分地败选

  与此同时,前任组长李仁富一家人,也选定了候选人——李胜再,悠闲地等着选举日的到来。1月6日的前几天,李胜再给一些村民打电话说,“如果选我的话,以后每人都可以分到一块地。”村民当他是开玩笑,因为在他们看来,李胜再“脑子不灵光”,但前任组长李仁富之子李胜炳却力挺他:“人家有鱼塘,有两个小孩,怎么不正常了?”

  选举的前夜,上尧一村民的厂子里进了“小偷”,几个人试图逮住他,但未成功。在这样的紧张气氛中,1月6日上午的选举如期而至。上午9点20分,村中大榕树下已聚集了十来位村民,他们一边把玩健身器材,一边焦急地等待村委会和镇干部的到来。

  村委会的金杯客车姗姗来迟,大约10点钟,工作人员才在上尧村小组的仓库里摆好票箱。镇干部和身穿制服的镇治安队员,坐在票箱旁的木凳上静静地观望。10点20分,塱心村支书黎志坚用喇叭宣布选举开始,村民各自领了选票,围坐着方桌埋头填写。20分钟后,早已迫不及待的村民将选票塞入票箱,随之,唱票工作展开。

  11点20分,统计结果出炉:上尧村小组18周岁以上村民有237人,发出选票234张,收回233张,其中,陈康耀获得147张,李胜再获得75张。村委会宣布选举有效,陈康耀当选为小组长。

  陈康耀并没有到现场,此时此刻,他正在广州忙着与客户谈论生意上的事宜。11点28分,黎志坚给陈康耀打了个电话,提出要与陈“谈一谈”。明明不想干,这次又被选上,陈康耀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村民平静地散场,村委会的客车和治安队的摩托车呼啸而去。这让阿炳觉得不可思议,“前几次开村民大会,都有妇女大闹现场。”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选举结束后的一个小时,陈国英的母亲关胜彩突然在众人面前大哭大闹,精神一度失常。自从发生纵火案后,这位做了几十年塱心村妇女主任的老人,便没有睡过好觉,经常哭哭啼啼地逢人便说:一定要抓住那个放火的!村民分析,作为老干部的她,一直希望儿子陈国英能当上小组长,结果儿子家里遭遇纵火退出选举,让她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今天的选举场景,可能勾起了她的伤心。”

  打人案不破不敢就任

  选举现场的平静,不能掩盖前任小组与现任小组干部之间的剑拔弩张。2007年下半年,上尧村民大会罢免了前任组长李仁富,新一届的8名小组干部中,出现了6张新面孔。而这6人中有5人是企业主,为首的便是陈康耀。

  肩负着村民重托的这些能人,希望彻查李仁富任职期间的土地问题,却接二连三地遭到毒打,无奈之下,只能选择集体辞职。尽管辞职未获村民大会通过,但陈康耀已心灰意冷,不再处理村务。

  对于陈康耀的辞职,黎志坚表示“非常遗憾”。黎称村委会没有批准陈的辞职,但是陈一去四五个月,上尧不能没有组长,因此安排了这场选举。

  丹灶镇政府一名官员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关于李仁富多给华兴棉丝织厂8亩地的问题,镇政府调查的结果是:合同中有全部村干部的签名,不能认为是李仁富一个人的决定;测量土地也是全体村民代表参与的,四至清楚。至于现任村官多人挨打的现象,该官员认为很难认定是李仁富及其亲属指挥的。

  “你也学过哲学,知道偶然中有必然,必然中有偶然。”该官员说,陈国英房屋被烧,“谁知道是被烧的,还是自己烧的?”

  该官员建议双方以建设性的方式去处理矛盾,而不是制造村庄不和谐。而所谓的“建设性的方式”,便是“不要去查以前的老账”。

  对于上述镇府官员的说法,几位上尧村干部哑然失笑,在他们看来,要回土地、打击腐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要不然村民选我们出来做什么呢?”陈康耀希望上级能够支持上尧村干部开展工作,至少应该将之前他们屡遭毒打的案子破了,否则“又来打我,我还是不敢当这个组长”。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出租 大门 仓库 财富 成功 
来源:( 南方网 )
[282047]大江网友: 2010-01-09 19:52 发表评论:

  要学学重庆打黑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大江网推荐内容 ***
-江西今年要提高多项补贴标准 购买5万个公益岗位
-江西十二五规划公开征意见 五项重大课题公开招标
-江西交强险昨起"奖优罚劣" 保费打折由系统说了算
-"争女官司"贾静雯胜率99% 细数神秘名媛们的身世
-网友猜测章子怡泼墨门涉事富商 A先生是史玉柱?
-贵州安顺官方称正调查警察是否补枪致村民死亡
-港交所首位内地背景总裁履新 祖籍东北求学厦门
-离婚催涨房价之说实在太荒谬 GOOGLE撤退致多输
-社科院预测10年后将盛行姐弟婚 建议鼓励倒插门
-李承鹏解密袁伟民辞职内幕 足协领导级人物涉赌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更多图说世界
国内国际新闻排行榜
更多一周点睛

据美联社报道,当地时间12日下午,海地发生强烈地震,造成一家医院倒塌……『全文

1月11日,江西省推进新型城镇化和城市建设工作现场会在抚州召开……『全文
更多历史上的今天
更多新闻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