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国内国际  >  军事
强军路上,丹心铁骨终不改
http://www.jxnews.com.cn   2020-07-30 11:10:01    来源:光明日报  编辑:方雪    作者:

【字体:    】 【进入论坛】 
订江西手机报: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P到10658000,3元/月

      【亲历者说】

      强军路上,丹心铁骨终不改

      ——听五位军人讲述奋斗报国的故事

      编者按:

      从革命战争到建立新中国,从屯垦戍边到投身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再到深化军队改革、开启新时代强军之路,中国军人以赤胆忠心、崇高信仰筑牢坚定不移听党话、跟党走的军魂。在八一建军节即将到来之际,光明智库聚焦“奋斗强军”主题,邀请五位经历过不同年代的军人讲述奋斗经历,并请专家分析点评,以此致敬人民军队从筚路蓝缕到铸就辉煌的壮阔历程。

      抗美援朝老兵朱再保:“只要腿能走、眼不瞎,我就要干到底”

      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作为曾经参战的老兵,当年在战场上冲锋陷阵的情形仍历历在目。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1951年2月,我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团的一员,准备入朝作战。这一年我23岁,还是“炮兵盲”的我接受了8个月近乎夜以继日的集中训练,最终以优异成绩毕业。

      1951年11月,我跟随16军入朝作战,任16军47师炮兵团侦察班长。1953年,我所在的炮兵团奉命参加7月13日晚9时发起的金城战役。总指挥部决定由我带领侦察与通信5人小队组成前进观察所,支援步兵24军47师某团3营。该营有1800多人,是正常步兵编制的3倍。实际上,该营是用身体蹚地雷的尖兵营,要为战役第二梯队扫清前进路上的障碍。

      那夜,大雨倾盆。敌人阵地前500米内布满了地雷,3营战士喊着响亮的口号冲向雷区,用生命蹚出一条血路,占领了敌人前沿阵地,保证数万大军安全挺进。最后,全营大部分战士牺牲了,只剩下30多人。这悲壮的一幕让我永生难忘,当时就下定决心:只要自己活着,就要对得起长眠于此的战友们!

      7月14日清晨,我正忙于向指挥部报告前方战况,与后续步兵指挥员协调工作。一位战友发现我右腿膝盖负伤了,我这才感觉疼痛难忍,无法行走。战争紧要关头,换人来不及,我绝不能撤!简单处理完伤口后,两个步兵轮流背着我,后来又找到工具抬着我,坚持战斗了15天。其间,我的伤口化脓,身体发烧,右腿肿得像小水桶似的,但我始终没有下火线。

      7月16日,党支部批准我成为中共预备党员。我激动地说:保证用鲜血和生命完成党交给我的任务。我说到做到,在其后的战役中,我发现并消灭一个敌炮兵营阵地、一处坦克集结地、一个暗碉堡群。战后,炮兵团政治处向朝鲜劳动党中央申请,授予我“民族独立勋章”。

      1958年4月,我随志愿军凯旋回国。随后的时间里,我一边与病魔抗争,一边投入生态保护事业中,创办了湖南省首家环保民间组织——岳阳市环保志愿者协会,组织捐植“生命源林”近7000亩,累计植树100万株,还发动中小学生参与“绿色扶贫”,仅2018年至2019年就扶持岳阳县黄沙街村民种植茶林3600多亩,年产值2500万元。

      2019年,我被授予“全国模范退役军人”荣誉称号,受到习近平总书记接见。这是对我的莫大激励。作为一个老兵,只要腿能走、眼不瞎,我就要干到底,为祖国事业、人民福祉奉献余生。

      第一代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老兵侯易:屯垦戍边,峥嵘岁月难磨灭

      “生在井冈山,长在南泥湾,转战数万里,屯垦在天山。”我今年92岁了,这首诗始终刻在我记忆深处,每次想起,总会心潮起伏。

      1949年9月,21岁的我从甘肃酒泉师范学院被特招入伍,成为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二军的一名士兵。同年10月,部队向西开拔,进驻南疆腹地阿克苏。为了巩固国防,解决军粮问题,时任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王震将军命令战士,发扬南泥湾精神,在茫茫戈壁上铸剑为犁、屯垦戍边。

      那时候,大家每人分到一块荒地,每天在地里劳作十几个小时。每当到了饭点,肚子饿了,我就把随身带着的馍馍掰成两三块,放在前面还未开垦的土地上,等挖到它们跟前时再吃,以激励自己多开荒。在机械缺乏的年代,“坎土曼”(一种铁制农具)是垦荒的唯一工具。开荒的地方都是盐碱滩,坎土曼被用得卷刃了,就用石头砸平、磨快,继续用。一天下来,大家手上都起了泡,磨破后钻心地痛。每到夏天,新疆最高温度达40摄氏度,烈日下劳作会晒脱皮,感染后血肉溃烂;冬天的棉衣露着棉絮,几乎找不到一件完好的军衣。就在这种条件下,我们开垦出万亩良田,在戈壁滩上种出了小麦,不仅实现粮食自足,还运往内地。

      1954年10月7日,根据中央人民政府命令,我们部队10.5万名官兵连同7万多名家属集体转业,脱离国防部队序列,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也就是现在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兵团初创,要开垦更多荒地,问题也接踵而至。冬天口粮不足,我们就吃一口雪,吃一口炒小麦;没有地方住,就在地上挖坑砌石,搭上芦苇,做成地窝子。全军上下披星戴月、挑粪犁地、拉石运土,最终3个月吃上了蔬菜,半年种出了瓜果,秋收之后,粮食够吃半年。

      当时的新疆,没有任何工业。三四年里,我们没领过一分钱军饷、一套军服,硬是把节约出的钱捐给当地政府,建设了新疆第一批大型企业。

      如今,我的战友们大多已作古。正是因为有了第一代兵团人的牺牲奉献,才有了今日繁荣的家园。“八一”建军节将至,我想借此纪念曾与我并肩作战的老战友,也为这片热土、为祖国日益昌盛而祝福。

      海军海口舰舰长范海:在海口舰见证海军驱逐舰大发展大跨越

      2019年7月,我被任命为海口舰舰长,距毕业被分配到海口舰任副航海长那年,正好15年。

      毕业那年,学员队队长宣布我被分配到海口舰,那时的激动至今难忘。海口舰被誉为“中华神盾”,是当时中国唯一具备区域防空能力的一型导弹驱逐舰。在它身上,人民海军首次为水面舰艇装备相控阵雷达和准垂直发射系统,其他各型装备也均采用最新技术,信息化、国产化程度最高。

      15年后,我成长为一名水面舰艇指挥军官,回到海口舰就任舰长。此时的海口舰,已经出色完成3批次亚丁湾护航任务、失联客机搜救以及战备演训、海衔8d50f50325f487", error_count="0"]-->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更多图说世界
    国内国际新闻排行榜
    更多大江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