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国内国际  >  专题相关资料
永远的红军老战士 ——曾志的红色家风
http://www.jxnews.com.cn   2019-07-08 16:49:59    来源:  编辑:徐杰    作者:

【字体:    】 【进入论坛】 
订江西手机报: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P到10658000,3元/月

      1911年,曾志出生在湖南宜章一个知识分子的家庭,15岁参加革命,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上井冈山,担任过红四军后方总医院(井冈山小井红军医院)党总支书记。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中顾委委员等职务。

      “做人就是要知恩图报”

      井冈山斗争时期,曾志生下了她的第一个孩子。曾志在回忆录里说:“孩子是生下来了,却无法抚养。当时我年仅17岁,对喂养孩子一窍不通,缺乏经验。加上战争环境那么艰苦残酷,如何带得了孩子?”

      “正在我犯愁的时候,有一天,王佐部队一个石副连长的妻子来看望我。她看孩子可爱,便高兴地说:‘那就送给我吧’。于是她就高高兴兴地把刚出生26天的孩子抱走了。孩子毕竟是母亲的骨肉至亲,我的眼泪扑朔朔的往下淌。这个孩子被石连长夫妇抚养成人,取名石来发。”这个被留在井冈山上的孩子,也成为她心头永远的牵挂。

      新中国成立后,曾志多方打探石来发的下落,1951年终于在井冈山当地政府的帮助下找到了石来发,母子俩24年第一次见面。时任分管工业的广州市委书记的曾志,拉着石来发的手看了又看,激动地说:“不容易啊,没想到都长成了这么大的小伙子了。”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当她了解到石来发目不识丁,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时,就鼓励石来发重新学习,白天到工厂做工,晚上去夜校读书识字,自力更生。

      石来发听后深感母亲对自己的爱,但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妈妈,我已经成家了,还分了田、分了地,我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还是回去吧!再说,家里还有80岁的老外婆,没有我她就活不成,我得回去守着她,给她养老送终,人得讲良心啊!”

      曾志听后非常感动,连连点头说:“来发,你说得对,应该回去!你虽然不识字,却能懂得大道理,做人就是要知恩图报。”就这样,石来发回到了井冈山,按照曾志的要求自力更生,没有享受任何特权,在井冈山务农一辈子。

      “可以自己种东西吃,一家人多好,还去转什么商品粮户口”

      1985年,石来发带着两个儿子到北京看望曾志,曾志很高兴。在即将离开北京的前两天晚上,石来发的儿子向曾志提了唯一的一个要求,希望曾志出面帮家里解决商品粮户口。家人原本想担任过中组部副部长的奶奶一定会很快答应,但没想到曾志听后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她用筷子拨了一下晚上吃过的东西,跟孩子们说:“孩子们你们看,今天晚上我们吃的这些东西不都是你们农民种的吗?你们说说看,现在的农民在农村有田有地,还可以自己种东西吃,一家人多好啊,还去转什么商品粮户口呢?”就这样,曾志拒绝了孩子们的要求。

      石来发和两个儿子回到井冈山后,实在不想放弃转户口的事,就委托当时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研究室主任李春祥,去北京采访老同志时再说说这个事。

      石来发是吃李春祥母亲的奶长大的,是李春祥的奶兄弟。1990年10月,李春祥来到北京,在采访完曾志后说:“曾妈妈,这次来的时候,石来发哥哥一家又交代我,还是请您老人家出个面,看看能不能帮家里解决户口这个事。”曾志听后笑着站了起来,跨两步把身子挪过来挨着李春祥,很和蔼但又非常认真地说:“我跟您讲,这个户口的事,国家有政策规定,好严,每年国家只拿出少量的指标来解决商品粮户口,解决这个户口要有具体条件啊,不是想解决就能解决的了啊。”然后她又说:“解决户口这个事应该是由当地政府来办。当地政府到现在还没有给家里解决这个户口,那说明地方政府他们现在正是有困难的时候啊。地方政府他们现在有困难,我又来给他们说这个事,不是给地方政府增加更大的困难吗,你说,这样好不好啊?”

      曾志这么一说啊,李春祥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后来回到家里,就把曾志的想法一一转告给石来发一家,从此再也没提转户口的事。

      “要踏踏实实做人,不能做违法乱纪的事”

      1987年,曾志回到井冈山,第一站就来到石来发家里,看望了孩子们。曾志对陪同她的李春祥说:“你哥哥没有文化不识字,你要多和他说要踏踏实实做人,不能做违法乱纪的事。”当了解到儿子在井冈山做护林员尽职尽责,被评为优秀护林员时,曾志欣慰地连声说到:“那就好嘛,那就好嘛。”

      后来孙子石草龙跟随奶奶到北京打工,曾志了解到石草龙没有什么技术,为了让他有一技之长,曾志帮孙子找了一家汽车驾驶学校,让石草龙学会了开汽车。有了这门技术后,石草龙有能力供养两个女儿上了大学,现在她们都有一份不错的收入。石草龙说:“我在北京这些年里,奶奶给予了我很多关心和帮助,奶奶和我聊天时总是说,我们一家能聚在一起不容易,为了革命很多人的孩子都没能找到,很多人都牺牲了,所以我们家的孩子更要知道感恩。”

      “我这一辈子没有留下什么值钱的东西给你们,希望你们能理解我”

      1998年,曾志重病住进了北京医院,石来发接到妹妹陶斯亮的电话立即来到北京看望曾志。石草龙回忆后来父亲回来告诉我们:“那天奶奶见到我们这些京外的家人很高兴,她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对我们说了好多好多的话。最后奶奶和我们讲,她这一辈子没能给我们留下什么值钱的东西,希望我们能够理解她。”当石来发表达要留下来照顾她的时候,曾志却说:“来发啊,你们大家都看到了我这里的条件多好啊!这里的医生护士司机秘书对我都很好,再说在这里还有你妹妹一家人,他们对我都很孝顺。孩子,你们就放心地回去吧,只要你们大家生活得好了,我在这里也就心安了。”在石来发离开母亲不到三个月,曾志与世长辞。

      陶斯亮在给母亲清理遗物时,在她办公桌抽屉里发现了母亲留下的遗书,遗书下还放着87个信封,她在这些信封上写下了另外一张纸条:“请女儿亮亮将她这87个信封交给中组部老干局党组织,告诉他们,这是组织上发给她每个月的工资。除去工资所需的一切开销以外,剩余的部分都在这个里面,请他们交给湖南老家大山里需要帮助的那些孩子们,并让他们放心,她的这些钱都是清楚、干净的。”

      老人家革命一生,没有为自己的孩子留下任何一分物质遗产,那她又为孩子们留下了什么呢?让我们一同来看一看曾志所留下的遗书。

      生命熄灭的交代

      我曾在写给中央的一份倡议信上签了名,死后不开追悼会,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不在家里设灵堂,在京外的,如志修,曼华,春华,井冈山的来发都不要来奔丧,北京的任何战友都不要通知打搅。遗体送医院解剖,有用的留下,没用的火化。但千万不要声张,不要其他的人知道。我想这样做,才真正做到了节约,不铺张。人死了,自己什么也不知道,战友,亲属来悼念,对后人的安慰也不大。骨灰埋在井冈山一棵树下当肥料,另一部分,埋在白云山有手印的那块大石头下,埋下去,静悄悄的,绝不搞什么仪式。由陶斯亮把骨灰送回井冈山,事先不要告诉来发、金龙和井冈山的党组织。死后三个月,由陶斯亮发个讣告,并在报纸上登一个消息,不要写简历、生平,我唯一的要求,是费了多年心血写成的回忆录,请女儿抓紧点时间,尽量快点整理出来。我这几十年的革命历程,也可以反映出我国革命社会历史的一点侧面,不论是好,是坏,总算留给后人一点史实。我上述所有愿望,希望女儿陶斯亮尊重我的意愿照办。

      1992年7月20日,于北戴河

      1998年6月21日,曾志带着内心的安详和对生命的无愧,离开了人世。按照老人家的遗愿,她的骨灰被送回到井冈山,就安放在小井红军烈士墓旁的一颗小树底下。树前有一块不大的石头,上面也只是简单的镌刻着十一个字:魂归井冈,红军老战士曾志。

    来源:()   
      相关新闻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更多图说世界
      国内国际新闻排行榜
      更多大江专题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