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国内国际  >  国内新闻
一喜一忧看账本(探路供给侧·怎么种)——来自农业大省四川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调研①
http://www.jxnews.com.cn   2017-03-21 08:38:5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编辑:Jxnews    作者:本报记者 邱超奕 王明峰 白之羽

【字体:    】 【进入论坛】 
订江西手机报: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P到10658000,3元/月

    原标题:一喜一忧看账本(探路供给侧·怎么种)——来自农业大省四川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调研①

    制图:郭祥

    编者按: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两会参加四川代表团审议时指出,重视农业,夯实农业这个基础,历来是固本安民之要。要坚持市场需求导向,主攻农业供给质量,注重可持续发展,加强绿色、有机、无公害农产品供给,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优化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形成农业农村改革综合效应,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就地培养更多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

    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当前“三农”改革的重中之重。四川是我国传统农业大省,在改革中,他们有什么难点,有什么突破,有什么经验?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进四川,走进村民陈友兴、赵泽如耕种的那片土地。

    “小麦不赚钱,今年我要少种些!”陈友兴老汉说这话时,已经减了1亩小麦、加了1亩油菜。在他身后,是3月春光里金灿灿的油菜花海,“这块是我的油菜,那块是小麦,大伙春天里都种这两样。”

    在中国,在四川,在德阳市中江县通济镇圣寿村,陈友兴都是一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民。61岁的他,一辈子只会种地。

    陈老汉的账

    今年和往年不一样,陈友兴把小麦和油菜做了些调整,“我今年种了3亩多油菜,比去年多种1亩,小麦从8亩多减少到7亩多。”总面积还是11亩,结构有了微调。

    为什么要多种油菜,减少小麦?

    “因为小麦不值钱!”老陈想起去年的小麦行情,一阵郁闷,“小麦上市的时候才卖9毛多一斤,比起价钱好的时候卖1块3,亏了4毛钱一斤。我去年收了5000斤小麦,才卖4500多块钱。”

    4500多块钱是啥概念?

    “我给你算笔账就晓得了,反正去年种麦子基本赚不到啥子钱。”老陈掰起指头,一笔笔算起了成本账。

    “去年我那8亩多小麦,请人打整耕地要100块一亩,肥料大概100块一亩,5块一斤的种子要30斤,种小麦农药成本高,治蚜虫、白粉病、条锈病、除草等,要200块一亩,后来,收麦子租农机要120块一亩,请人转运麦子要花200块。我自己在田里劳作还不算钱,你看加一起好多钱?”

    把一年种小麦的成本加起来,竟达到了4510元。

    相比小麦,种油菜效益如何?

    老陈又算了起来:请人翻地100块一亩,种子20块一亩,化肥150块一亩,农药和除草80块一亩,请人收割要150块一亩,晒菜籽等自我劳作不要钱,这样每亩油菜的成本是500块。

    “我去年种油菜两亩多,亩产400斤,每亩油菜籽卖了900多块钱,刨去成本,相当于每亩可以赚400多。”老陈说,“油菜价格是时涨时跌,小麦就不行,一直是个低谷价,相比还是种油菜划算。”

    陈老汉的愁

    为什么11亩地不都改种油菜?

    “我倒想啊!但我大部分的地是旱地,不适合种油菜,所以还得种小麦。”地理上的“先天短板”,让老陈对调整种植结构感到无可奈何。

    那为什么不把旱地改种水果等经济作物?

    “水果那些不得行哦。”老陈连连摆手,“你说种小麦油菜这些,它再跌,价格还有个底,种水果就没得底了,遇到亏的时候,怕是会血本无归,行情不好判断啊。”

    老陈想起以前种枇杷的经历:“没技术也不行啊,采收只有六七天时间,提前采吃,太酸了,过了时间又掉果,不好把握。另外还有销售问题,你短时间内找不到买家,储运又解决不了,岂不全在屋里放烂了?”

    想要改变现状,摆在老陈面前的似乎有很多条路,但当他真正走下去,却发现哪条都不好走。

    “这种地,我算了几十年也没算发财。”老陈笑了,“我们这样的农民,年纪大了,没得劳力,打工都没人要,也没啥子新技术、新知识,不敢搞投入大、风险高的农产品。村里的年轻人又不愿种地,都跑出去打工了。”

    老陈的经历,反映出农村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困境。

    “我们做过关于粮食适度规模经营的调查,留在农村的人,其年龄、文化结构都堪忧,自2013年以来,情况改善不大。农村缺少知识、创新和劳动力,这对农业结构调整、农产品品质升级、培育新型农民等都是不利的。”四川省农技推广总站副站长乔善宝说。

    “我只能继续种下去,一是不想让地荒了,二是盼着某一天自己种的东西价钱好,还能赚点。”老陈站在田埂上,满眼都是油菜花,“地不种也不行啊,地荒了,人就慌了。”

    赵老汉的账

    距离老陈家200公里开外的眉山市丹棱县板桥村,与老陈年龄相仿的农民赵泽如却望着自家满树的柑橘喜上眉梢。

    “这是不知火柑,还在挂果儿,是特殊的晚熟品种。”赵泽如59岁,经营着一家不知火家庭农场,他从树上采下一个果子,轻轻一掐便掰作两半,“嗯,又脆又甜,这会儿摘还是早了点,等到3月底会更甜!”

    老赵的院里有4亩地,全种着不知火。他说,近4年来每亩平均产量在8000斤以上。说起收入,老赵点了根烟,嘿嘿地笑:“这几年,每亩柑子收入4万块左右,去年更卖了6万块1亩。每亩地工钱成本3000块,农药和肥料1万多,再加上苗木成本,每亩地成本总共不到2万块。”

    这笔账算下来,老赵去年一亩地就净赚4万多。

    “别看我老,果树这块,我先进得很。”老赵说这话,底气十足,县里能做到亩产8000斤不知火的农户至今也没几个。但在成为行家以前,他也走过很长一段路。

    1982年,老赵就到村里的集体果园,开始种普通柑橘。1992年,他回到自家这4亩地,又种起脐橙和蜜桔。老赵说:“那会儿这些早熟品种人人都种,比较滥市。外地来的商贩,一两毛钱一斤收我的桔子,还不如大米卖得贵。”

    老赵饱尝了同质竞争的苦楚。1998年,政府把不知火引进县里,他很快成了第一批种植户:“当时决定种这个,朋友都劝我少种点,要是一亏钱,可就亏完了。我说,要干就干一半!”

    打那时起,老赵的4亩地里,多了2亩不知火。

    这个决定看似“莽撞”,但在老赵心里,却有一本明白账:“我是找准市场才干的,常年种果树,我对信息、行情、品种都有所了解。1998年那不知火的果子,是中国农科院柑研所引进的,我听说这果子卖得贵,当然想试试。相比桔子、脐橙,不知火又是晚熟品种,那就是说,它填补了市场空白啊。”

    赵老汉的喜

    品种改良的眼光找准了,但技术难题还摆在老赵眼前:“一开始我没经验,找不准不知火的成熟期,结果还没成熟,就把它摘了放屋里,后来这些果子太酸,没人要,有的都放烂了。”

    直到2000年,老赵才找到突破口:“我了解到了晚熟品种的留树保鲜技术,但我和几个同伴研究半天也没搞明白。”

    眉山市农业局经作站站长王孝国介绍,“在2003年到2013年间,不知火的种植技术与市场接受度参差不齐,有的农民在1、2月摘,有的农民3月摘,于是有的消费者觉得甜,有的吃了又觉得酸,影响了地域品牌的整体口碑。”

    老赵没有停止摸索,果子的品质在慢慢改善。2012年,他的不知火卖2块5一斤,比脐橙贵一倍多。老赵的4亩地里,一半不知火,一半脐橙,同样拿去卖,不知火要比脐橙多卖2万块。从此,老赵把脐橙树换了,全部改种不知火。

    2013年,经过多年研究,农业部门摸清了不知火在当地的最佳成熟期是3月底。老赵经过培训,把准了门道,再加上自己积累的土壤改良、嫁接、有机肥等技术,他的不知火一年比一年甜,产量也在增长。

    投产见效后,周围的乡亲们都跟着干起来了。此时,新的问题又冒出来,如何让大家的不知火都像老赵的一样?政府想了很多办法。

    “2013年,政府办起了不知火种植技术大比武,评选果王,促进农民向果王看齐,推广成熟的种植技术。县质监局、农业局、科技局还联合省农科院推出了一个不知火种植技术规程,从植株间距,如何施肥、怎么打药到嫁接技术,提供了标准化规范。”丹棱县农业局多经站站长邱军说,“那年我给农户开了90多堂课,教农民怎么种,这样技术推广才搞起来。”

    如今,老赵准备再扩大生产:“前年我又流转了68亩地,等到明年就会挂果了。”此时,他的“棱味”不知火,在网上已经卖到了10块钱一斤。

    干部们的招

    两位老汉,忧喜之间,折射出农业供给侧改革的一道全国性命题:改革中国农业,说到底要改变中国农民。这方面,要靠农民自身的努力与际遇,也要靠各级党委、政府和干部们的引导与帮扶。

    除了加强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外,四川的另一个重要对策就是推广规模化农业经营,使农技推广和资金扶持向规模化农业倾斜。

    明明散户农民那么多,为何不多扶持散户?

    “这是因为,针对千千万万的散户进行农技推广效率较低,推广成本高,接受度也不够。而且对散户来说,一年可能只能增加一点点收入,他们参与的积极性不会很高。”乔善宝说。

    那么,像老陈这样的散户农民,该怎么走向规模经营?

    “散户多,年龄大,技术少,效益低,老陈的困境,实际上也是整个农业发展的困境。”四川省农业厅副厅长涂建华说,“要解决农业上的分散问题,就必须走上规模化的道路。散户想提质增效,要靠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来引领,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要实现规模经营,也需要散户的土地支持。”

    以老陈为例,在四川,他的11亩地至少有三条路融入新型农业经营主体。

    涂建华介绍,第一条路是流转土地。老陈流转土地给农业经营企业,这样老陈既可以进入企业务农,也可从事其他职业。中江县土地流转价格是每年每亩地800元,这部分收益老陈少不了。

    第二条路是搞土地合作社。老陈可以和周围农民把土地合起来,成立合作社,请种植能手或购买农业社会化服务来经营农业。

    第三条路是土地入股。比如规模化农业企业盘下当地1000亩地,老陈在其中有11亩地,那他就占11股,老陈可以拿到土地入股分红,他仍可以选择加入规模企业,继续务农。

    “农业的未来要依靠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之类的规模农业来支撑。散户只有融入到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中去,被带动起来,才能在技术、品质、效益上走向更高层次。” 涂建华说。

    ■记者手记

    跳出自家的一亩三分地

    老陈和老赵,两位年龄相仿、地域相近的农民,怎么就念出了一忧一喜两本“土地经”?调研发现,两位农民不同际遇的背后,实际是各自农业经营路径选择的不同。

    老赵只有4亩地,但他敢想敢干,早早深入专业种植领域摸爬滚打,积累了丰富的技术经验,此时只要政府推一把,给予政策空间,他很快就能实现规模化,转型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

    但是在中国广大农村,像老赵这样的人实在太少。更多的散户农民,如同老陈一般,只是在自己的地里“循规蹈矩”,长久如此,在技术上、视野上,以及市场思维上无法跳出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也就无法顺畅融入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潮。

    农业的蜕变说到底要看人的蜕变。调研发现,农民若想转型升级,可选择的路子并不少,土地流转、品种改良、技术推广,走哪条路,不仅靠政府奋力推,关键要靠广大农民自主选。

    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思路不改换,步子就迈不出田边。政府要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一道,创造更多条件,让农民想转变,农民也要主动把握机遇,跳出老路,敢于转变、善于转变。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延伸阅读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更多图说世界
      国内国际新闻排行榜
      更多大江专题
      更多历史上的今天
      更多新闻语录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文网文[2012]0135-002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