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网国内国际 > 国内新闻 正文
官员档案造假案频发 河北石家庄一女官员档案仅性别为真
http://www.jxnews.com.cn   2015-02-27 08:13:33    来源:央视  编辑:甘甜    作者:张浩

【字体:    】 【进入论坛】 
订江西手机报: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B到106580009,3元/月

浑身是假 张浩/漫画

  《新闻1+1》2015年2月26日完成台本——拿着“假”档案,能当“好”干部吗?

  (导视)

  解说:

  年龄假、工龄假、党龄假、学历造假、履历也造假,还有干部身份也是假的。

  【新闻播报】

  目前,各级组织部门正在对干部人事档案分级、分批展开系统专项审核

  解说:

  石家庄王亚丽案,除了性别是真,档案里几乎全是假的。

  【新闻播报】2012年7月新闻

  档案就像弹簧一样伸缩自如,他可以一会时光飞速,一会时光倒流。

  解说:

  全国开始严查,各级开始审核,《新闻1+1》今日关注:拿着“假”档案,能当“好”干部吗?

  评论员: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这都2月底了,离3·15就很近了,一提3·15,中国人全熟,这是打假的日子,打什么假呢,假烟、假酒,甚至包括假种子等等假很多,但是离今年的3·15还有不到20天,假档案开始成为严打或者说打假的重点对象,一下子成了关键词。什么假的案呢,我们先来看一张与此相关的漫画,这张漫画乍一看很正常啊,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说,您看我参加革命工作时间比较早,乍一看,也还算正常啊。但是您仔细看这张图,他还穿着开裆裤呢,就夹上了公文包了,漫画当然会有些夸张了。可是在整个严查干部档案的过程中,发现夸张的也还没到特别特别严重的这种地步,为什么呢,你看有的人除了性别是真的,剩下档案上都是假的,这还了得。还有人能把自己的年岁给改年轻了10岁,这离穿开裆裤可真不算太远了,来,我们一起来关注一下对“假”档案的打假。

  解说:

  “防微杜渐!老虎苍蝇一起打,是害虫都得铲除!”今年春晚,相声《这不是我的》,被舆论冠以了一个新的称谓:反腐相声。

  百姓在过年,但是中纪委信访举报中心的工作人员,却没有休息。处理举报,严防“四风”,面对中纪委列出的2015年严管干部的六大任务,今年这个春节,很多人过得不轻松。

  公款吃喝还敢吗?红包礼品还收吗?而春节过后刚一上班,《向官员档案造假“亮剑”》的新闻,就又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新闻播报】

  根据全国统一安排,目前,各级组织部门正在对干部人事档案分级、分批展开系统专项审核。

  解说:

  在今天媒体的报道中,除了透露出全国各级组织部门,正在严查干部档案造假乱象之外,还同时提到了一些案例。

  有人“一改年轻三岁”,山西运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副主任黄梅芳,在档案管理室的配合下,出生日期一下子小了三岁,甚至还撤换了入团申请书。还有更厉害的,档案涂改一下子“年轻了10岁”。

  广西的一名干部仅为副科级,通过年龄、履历造假“洗档案”后,一跃成为正处级干部。

  而曾经轰动一时的河北石家庄“骗官书记”王亚丽,档案中除性别是真的外,姓名、年龄、履历全是假的,档案中90多枚公章中,有三分之一以上是假的。

  【播报】2014年10月10日新闻

  对中央巡视组明确指出的海口、儋州、临高等市县和省林业厅等部门存在的个别干部涂改年龄、伪造履历和学历的问题,逐一发出整改督办函,相关市县和部门已对有关问题进行了查核、纠正,对有关责任人进行了处理。在选拔任用工作方面,有的领导干部在职务变动时突击提拔调整干部;一些领导干部任人唯亲、搞“小圈子”;有的涂改档案甚至造假骗官。

  解说:

  事实上,在中纪委公布的2014年中央巡视组两轮巡视整改情况中,巡视涉及的20个省份中,有15个省份的整改通报提及到了整治干部档案造假。

  其中,河北省委通报涉嫌年龄、学历、党员身份造假的干部多达11名,并进行了处理;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也通报称,对涉嫌档案造假骗官的1名处级干部进行立案调查。

  “三龄两历一身份”,这是媒体对于档案造假内容的总结。有媒体报道称,从出生时间、工作、入党时间到学历履历再到干部身份,这些全面地考察干部的重要依据,弄虚作假的招数名目繁多,甚至在一些政府单位中成了“公开的秘密”。

  而此次干部档案专项审查,也被称为是全国范围内的一次“亮剑”行动。

  评论员:

  这还了得,除了性别是真的,剩下的都是假的,干部档案如此严肃的事能这么不严肃地对待吗,因为如果要再不管,继续发展下去的话,恐怕连性别是不是真的,都会让很多人觉得有些含糊了,这当然不可以了。我们来看看干部档案,干部档案是组织人事等有关部门按照党的干部政策等等,最重要的是它是历史的全面考察了解和正确选拔使用干部的重要依据,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你看它是相当严肃的事情。

  接下来我们就来关注一下,很多人改档案他改什么呢,主要突出总结基本上在这三个层面上,第一个改“三龄”,年龄、工龄和党龄,为什么要改“三龄”呢,因为足球运动员有的改年龄或者说篮球运动员改年龄是为了以大打小,但是很多想当干部的人改年龄是为了多当干部或者早被提拔等等,反正对自己有利吧,因为首先改“三龄”,年龄、工龄、党龄。

  第二改“两历”,履历、学历。根据有可能被提升的这样一种状况去把自己的履历改的漂亮一点,把学历改的再高一点等等。

  最后一个还涉及到改身份,这个可能稍微有点复杂,其实也不复杂,比如说有的爸想把自己的孩子弄到公务员队伍里边,先把自己的孩子冒充是倒闭的国企的,然后再给他转到事业单位,然后再绕进公务员这样的队伍,虽然绕了好多圈,但是权力在手,能把这事办成。

  说起来有的时候集中体现的在改自己档案的时候,一个是异地调动的时候,这容易改,因为当地人不了解他过往的情况。还有在提拔任用的时候。其中还有第三点也非常非常重要,它不是被提拔干部本身自己要改的,而是比如说上级领导非常喜欢,觉得小白,我很喜欢这个年轻人,我要提拔他,但是他现在学历不够,年龄有点问题,上级领导要用这个干部,然后受益把这个档案给改了,那你说谁会不几呢。因此在很多的干部档案中也出现了假档案这样的情况,很多因素混杂在一起。

  那接下来我们当然就要去关注了,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假档案,更重要的是出现“假”档案,又都是为了什么呢?

  解说:

  “三龄两历一身份”,工龄造假、党龄造假、年龄造假、学历造假、履历造假,甚至连公务员身份、干部身份,也都可以造假。

  面对造假,失守的,是一个又一个管理部门。

  【播报】【南方电视台】

  钟立中专毕业后,被五华县国土局下属的国土所录用为事业编制工作人员。但他对这份工作不满意,没去报到上班,之后,钟立的父亲现任梅州市。

  解说:

  去年7年,中组部12380举报网站通报了广东梅州市劳动教养管理所原政委钟立档案造假案。

  通报说:2001年7月,钟立中专毕业被五华县国土局下属国土所录用为事业编制工作人员,并未报到上班。之后,其父梅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钟某某,通过打招呼等方式,将钟立调入五华县委某办公室,违规获得公务员身份。

  在这个过程中,时任五华县委书记的李某某,时任五华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张某某、以及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幸某某,都给予了协助。

  解说:

  除了钟立造假案,中组部去年7月还通报了另外两起案件,一个是原山西省太原市质量检验协会秘书长王红英,一个是山西省运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副主任黄梅芳,他们都涉及年龄造假。

  中组部通报还显示,不管是改身份,还是改年龄,还是改学历,都少不了当地相关部门、甚至是一把手的协助。

  事实上,早在2011年,媒体就曾盘点过履历雷人的官员,其中提及湖北神农架区区长周森锋硕士论文抄袭;陕西省志丹县县长黄华,按照履历推断,更是3岁半就上了小学。

  还有更极端的,原共青团石家庄市委原副书记王亚丽,曾因“除了性别是真的,几乎浑身都是假的”而备受关注。

  举报人王翠棉:

  在2008年的11月20日,(我)就带着这些证据去了省委组织部,实名举报王亚丽,在年龄、履历、干部身份,包括入党,反映她在这方面造假的一个资料,我就亲自送到省委组织部,我们觉得这个事情真的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突然冒出来一个女儿。

  解说:

  2008年,王亚丽冒充一个富商的女儿,并非法更改该富商企业的工商登记,企图侵占上亿的遗产,遭到该富商女儿的实名举报。

  随后经查,王亚丽档案中的姓名、出生日期、父母身份、入党等基本情况,均为虚假信息。

  王翠棉:

  去了以后,找到他们村支书和村长,村支书给我们出具了一份证明,就证明这个丁增欣就是现在的团委副书记王亚丽。

  解说:

  王亚丽原名丁增欣,后改名“王亚丽”。1996年1月,王亚丽结识石家庄市交通局长王志峰,在其帮助下调入交通局稽征处任人事科副科长。

  此后,王亚丽先后任鹿泉经济开发区科技副主任,鹿泉开发区党委书记,共青团石家庄市委副书记。

  而对王亚丽档案中所有公章进行技术鉴定显示:90多枚公章中,竟然有1/3是假公章。

  评论员:

  你看,有很多假档案的出现,有上级管理者背后的这样一个影子,所以像相声画面上显示了,“上头有人造假连升”,另一位说了,“上头没人,嘿嘿,造假恐怕都要判刑了”,因为它涉及违反《档案法》。

  接下来我们再看,我们在关注的问题,为什么要改年龄呢?当然是为了自己获取利益,也就是被提拔当官,出于这样的想法,因此他要看干部任用条件,然后根据任用条件,看怎么能把自己也符合那样的条件,在这正在编造档案。所以现在又有了一个新的类似漫画一样的猜测,很有意思,说会不会有的干部最后造假要造两次呢,这一辈子,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年轻的时候,他为了升官要把自己改小,但是假如说延迟退休这事真的落地了,他为了在合适年龄退休,最后等到岁数大了以后,还会把原来的年龄改回去,当然这是一种假想,但是如果不严打这种假档案的情况,谁又敢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真实的发生呢。

  好,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下中央党校的教授辛鸣。辛教授,你好。

  中央党校教授辛鸣:

  岩松,你好。

  评论员:

  您怎么看待这次严打?

  辛鸣:

  这次严打应该说是抓住了我们目前干部档案中存在的严重的问题。现在来看,我们这些干部管理过程中间,在方案方面问题是相当的严峻的。

  主持人:

  其实您在分析以及看到很多案例的时候,感觉到在干部档案的管理上已经暴露出一些什么样的这种漏洞呢?

  辛鸣:

  现在来看,首先是在干部管理的审核方面有漏洞,就是对干部档案的审核不够仔细,其实我们只要认真审核的话,像这种年龄修改,今年20,明年18,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呢?

  第二方面恐怕在我们干部档案管理方面有漏洞,让一些人有空子可钻,因为我们都知道干部的档案它又不在干部个人手里边,它在我们组织部门管理着,你要想改档案,你必须把这个档案拿出来,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恐怕我们的管理漏洞还很大的。

  第三个,在查处方面也有漏洞。这些年我们看到修改档案,被查处的人只是极少数,甚至查处只是一种毛毛雨,难免让我们一些干部有侥幸之心。

  评论员:

  其实在形成这种干部假档案,除了个人的一些作为,因为他要符合自己的利益,然后想要被提拔等等之外,我们也看到了背后存在的,比如说上级的管理部门或者是上级领导,我为了要用这个干部,我甚至主动地去帮他改这个档案,以便我真的能用他,您又怎样看待这样一种链条?

  辛鸣:

  其实我们中国共产党需要发现和培养优秀干部,但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从来不缺优秀干部,不是说这个岗位只有某一个干部才能干,其他干部不能干,所以像你刚才讲的,我们一些人为了让某一个人上位来干一个事情,去修改档案,这都是属于名不正言不顺,不应该去允许的行为,所以这些行为我们应该是进行严肃的查处的。

  评论员:

  您觉得因为这次开了一个头,这几天新闻都在关注它,但是从全国的角度看,毕竟现在才涉及到好像是不到20个省区,但是从全国的角度来看,涉及到干部的档案它是浩如烟海,这个量非常巨大,您觉得能不能一查到底?

  辛鸣:

  其实这关键就看我们有没有决心,任何事情只要我们干,那么干多总比干少好,干总比不干好,只要我们真正干下去,慢慢的它就会积少成多。现在来看,我们之所以这种干部修改档案越演越烈,就是我们一些修改档案的干部他都得到好处了,而且没有被受到惩罚,平安无事,那么你说大家干吗不一窝蜂地去改呢。只要我们拿出个态度来,表明说对于这样的行为是绝不容忍,用我们现在的话叫零容忍的话,自然这样的事情就会慢慢的少了起来。

  评论员:

  一会儿我们会继续去探讨,因为这辛鸣教授也提出来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他要去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只是得到利益,而不会得到惩罚,或者说得到惩罚也很少的情况的时候,那当然有很多人就愿意去做,并且会形成一种习惯,但是如何去进行更好的惩戒,让很多人不敢去做和不能去做这样的事情呢?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

  档案造假,造假人究竟会面临多重的惩戒?几个曾经引起舆论关注的案例能做出些许印证。

  2011年6月9日,共青团石家庄市委原副书记王亚丽,最终因涉嫌职务侵占罪和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而她真正被公众熟知是其档案造假的行为,却没有受到法律制裁。

  这位,8年8岗位,青云直上的江西鹰潭团市委原书记徐楷,在造假行为败露后,于2014年1月得到了被免职的处分。

  2014年7月,严抓党政干部选拔任用的中组部通报三起干部造假案件,尽管公布的造假过程让人吃惊,但事后的处罚,却引起争议。

  【新闻播报】

  梅州一名中专毕业的八零后官二代,花了短短九年时间,就由非公务员升到了处级干部,

  解说:

  工作经历造假,违规获取公务员身份,非公务员潜伏公务员队伍十年之久,原梅州市劳动教养管理所政委钟立,在28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为副处级干部,达到仕途的巅峰,但随着造假事件的败露,尽管早已调离劳教所政委岗位,钟立得到的,是被免职新岗位的处分。

  和钟立有着相似命运的是太原市质量检验协会秘书长王红英,伪造虚假年龄,虚假身份,虚假任职经历的她,被取消公务员身份并撤职。

  而涂改年龄的山西运城市经济开发区副主任黄梅芳,则被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对其进行诫勉谈话。

  如果说以上的案例对于造假官员还有所威慑的话,下面的案例,就真的让人笑不出来了。

  【新闻播报】2012年7月新闻

  山西河津市住建局局长薛新民,他需要接受监督的是他的档案。档案就像弹簧一样伸缩自如,他可以一会时光飞速,一会时光倒流,年龄是有时候加了几岁,有时候减了几岁。

  解说:

  在拥有弹簧年龄的薛新民档案中,共有4种不同的年龄记载,最大的1960年,最小的1969年,可以说横跨整个60年代,不仅如此,在学历问题上,薛新民取得的专科学历为假学历,本科学历为国家不承认学历。2010年12月,运城市纪委决定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然而仅仅一年多后,他却又被任命为河津市住建局局长。

  2012年5月24日新闻

  河津市组织部常务副部长:

  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一年内不得提拔任用,但是他过了一年后,平职调整,由乡镇书记正科调整为住建局正科。

  解说:

  媒体曝光半个月后,造假也不耽误当官的薛新民才被免职,用自己11次造假的心机,演绎了真实版的机关算尽反算了自己性命。

  当官员档案造假现象频现的时候,让公众不得不去发问,为什么处罚,遏制不了档案造假的乱象?

  而有舆论指出:要向干部人事档案造假乱象“亮剑”,光靠发几个文件、开几次会、给造假者一个轻微处分、曝光一下,而不建立健全干部选拔与奖惩机制、不严惩造假者与纵容者,是遏制不了干部人事档案造假乱象的。

  评论员:

  其实很多糟糕的事情,如果你只是重重地举起,但是轻轻地放下,追究起来相关的程度很轻,那很多人没有冒险的感觉,就会很自然地去干。但是回头我们再去看看干部档案,这最后一句话,“它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你去把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都可以任意地涂抹,并且像松紧带一样,而出了问题,查出来以后,处理的力度又相对较轻,那么当然会出很多的问题。如何通过相应的比较严格的这种处罚,让更多的人不敢和不能呢?继续连线中央党校的教授,辛鸣教授,你觉得针对干部档案的造假,其实这次我们看到处理了很多,在以往仅仅因为干部档案造假而被处理的干部,其实还是不算太多的,大多是因为他出了其它的事情。您怎么看待过去,其实围绕这届干部档案造假的事情上,处理的力度蛮轻的这种情况?

  辛鸣:

  关键是我们对于干部造假这个问题本身的认识,并不是特别的到位,我们总认为这好像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确实,党员干部想当官,我们可以理解,想有更大更高的平台去做事情,这个行为也应该鼓励,但是绝对不能用不正当的手段去谋取职位。可是我们过去经常有一些同志讲,他不就伪造一下档案,又没有造成什么损失,也没有去腐败,所以我们就情有可原,下不为例,其实我们应该在这个事情上,鲜明的对这样行为说不,他造成的好像表面上看没有什么损失,其实是对制度的侵犯,是对我们官员政治品德的最大的败坏。

  评论员:

  辛鸣教授,其实我们今天节目的这个标题就叫“拿着假档案,能当好干部吗?”最后是一个问号,如果这个问题问您,您的答案是什么?

  辛鸣:

  当然是不可能是好干部,而且这样他还不应该成为干部。

  评论员:

  接下来,辛鸣教授,其实我们要回到一个法律的层面上看,刚才我查了一下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法》,其中在第二十四条里有,“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就要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其中第三条就是涂改伪造档案,您觉得除了我们撤职或者是其他这种处理来说,是否在依法治国这种大背景下也应该动用法律这个武器去制止、惩戒,同时防范干部档案的造假?

  辛鸣:

  当然了我们从根本意义上来讲,法律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最终之道,但是对于防范干部档案造假来看,我们要把法律作为最好的屏障,但是事实上在这个屏障之前,还有一系列的制度规定也可以把这些问题给较好的解决,甚至防患于未然。对于我们今天的共产党来讲,我们应该先是明确制度规定,把态度明确了,零容忍,同时细化制度规定,不能让我们这些制度成为橡皮筋,更重要的是我们要严肃制度规定,让我们的党内这些制度法规成为带电的高压线,当我们把这些问题做到的时候,很多问题不需要到法律的层面,就已经解决的很好了,就让它已经消失于无形之中了。

  评论员:

  辛鸣教授,从我们做媒体人的角度去关注,这一次不同寻常,恐怕今后、过往,有很多造假这种干部档案当然要查,但是今后谁再犯这样的错误的话,恐怕更应该严格的处理,那你觉得各级领导或者说党政部门今后该如何从官口去把住关,不再出现假干部档案这种情况。

  辛鸣:

  其实就是我们各级领导部门的各级党员领导干部应该守土有责,对这个干部假档案的问题,把它提高到政治的高度,提高到是否能为人民服务,是否能成为党和人民的干部这个角度来对待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相信这一系列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评论员:

  好,非常感谢辛鸣教授带给我们的解读。但愿这一次对干部假档案的这种打假,能够拉开一个全新的、清洁的干部档案这样一个序幕,另外这个问题也应该是一个准确的答案,你拿着“假”档案是当不了“好”干部的。

来源:( 央视 )   
延伸阅读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中国江西网讯”或“中国江西网”、“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江西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中国江西网讯[XXX报]”或“中国江西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江西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更多图说世界
    国内国际新闻排行榜
    更多大江专题
    更多历史上的今天
    更多新闻语录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文网文[2012]0135-002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