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网国内国际 > 图说世界 正文
美传教士冒死记录大屠杀 国外观众观看当场晕倒
http://www.jxnews.com.cn   2014-12-13 14:30:19    来源:法制网  编辑:肖文忠    作者:黎史翔

【字体:    】 【进入论坛】 
订江西手机报: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B到106580009,3元/月

  约翰·马吉(1884—1953)他拍摄的资料,被认为是南京大屠杀唯一的影像记录,如今在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里循环播放

约翰·马吉的纪录片中,一位老人站在横尸遍野的南京街头茫然无措(视频截图)
医院中,一位小孩儿的脖颈几乎被日本兵砍断
在码头,大量难民想要逃到外地

  法制晚报讯(记者黎史翔)“1937年12月,我这一辈子没有碰到过,连做梦都没有想到,日本兵会那么野蛮。整个星期都在杀人、强奸……南京城里的外国人每天都看到这种事。”77年前,美国传教士约翰·马吉的冒险记录,如今成为侵华日军暴行不可否认的铁证。

  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里,这段被认为是记录南京大屠杀唯一的影像资料每天循环播放。当年,约翰·马吉用镜头记录惨状,理由是“让大家了解真相”,而在中国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我们的追忆是要铭记历史,勿忘国耻。

  法晚记者几经周转采访到了约翰·马吉的子孙,以及其自传作者琳达·格兰菲尔德。“尽管距离我第一次观看影片已经15年了,但是现在我还是无法忘却那些犹如梦魇的记忆。”琳达这样告诉记者。

  约翰·马吉的孙子克里斯则表示,“日本右翼分子应该清楚,我们从掩饰中学不到任何东西,但能从错误中得到教训。”

   记忆梦魇

   迫害惨状八旬老人至今熟记

  当记者提出采访要求时,现年已经81岁高龄的休·马吉有些为难,他是约翰·马吉最小的儿子。而面露难色不是因为年龄的关系,而是这样的采访不得不勾起老人从影片中观看到的那段不忍回忆的历史。

  休·马吉说,在南京沦陷后,父亲希望尽可能多地将发生在“日本人手中”的事情记录下来。而在自己小的时候第一次目睹这些影片时,自己自然地感到低落。影片中,一些中国妇女在日本入侵者面前下跪,苦苦哀求饶过他们丈夫一命。

  几十载过后,休·马吉似乎没了小时候的“勇气”,内心变得非常矛盾。他说道:“现在我甚至无法鼓足勇气拿起张纯如的书(注:张纯如为《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一书作者,书中详细描述了约翰·马吉的故事)去阅读,尽管我能够在那里看到很多提及我父亲的地方和他的照片。”

  不过,对于影片内容,休·马吉至今印象深刻。“遭受日本侵略者迫害的受害者,伤势很多都是非常严重的。其中一个妇女的头甚至被部分切断。而死难的中国受害者遗体到处都是,甚至运河中也漂浮着遇害者的尸体。”这些成了挥之不去的记忆。

   不敢相信有人类能够如此野蛮

  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在南京进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期间,约翰·马吉担任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主席和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委员,设立难民伤兵医院,参与救援了20多万面临被屠杀的中国人。约翰也是当时负责南京国际安全区的22名西方人之一。

  琳达告诉记者,约翰·马吉先生在1937年12月至1938年1月期间拍摄了8卷16毫米的影片。那些黑白胶片展示的是中国平民遭受迫害的情景。“刀伤遍布全身,近乎折断的脖子,深度烧伤的人民。男人、女人、年轻的小伙子和姑娘、老人,到处都是伤患。”

  琳达说,想必约翰·马吉在拍摄这些受害者的影片时,肯定感到非常不安。他是使用自己家用摄像机来拍摄这些场景的。而这一摄像机多年来所记录的,是他的孩子们在青岛全家度假时快乐玩耍的瞬间。同样的摄像机却要捕捉那可怕暴行的历史瞬间。

  “老实说当我第一次看到影片时,我不得不闭上眼睛,因为那些画面让我感到非常不适。画面中的人物就如同我和我的家庭那般真实,所以我简直不敢相信有人类能够表现得如此野蛮。尽管距离我第一次观看影片已经15年了,但是现在我还是无法长时间地注目这些影片。它们犹如梦魇久久不能离去。”她说道。

   冒死保存

   朋友相助大衣藏胶片冒死带出南京

  琳达告诉记者,人们现在看到的影片,是约翰·马吉和其朋友冒着生命危险带出南京的。其中一段长约11分钟的影片,被当时国际安全区委员会成员之一乔治·菲奇率先带出中国。

  说起乔治·菲奇的经历,可谓是惊险万分。据媒体报道,美国人乔治·菲奇出生在苏州,应该算是一个元老级的“中国通”了,他还给自己起了一个中文名“费吴生”。由于护送救济品来南京,已经有了几次去上海的经验,所以将胶片带出南京他是最好的人选。

  接到任务的菲奇,首先考虑的是把胶片藏在哪里。他知道行李是肯定要被查的,那就只有藏在身上。他把胶片缝在了一件驼毛外套的夹层里。缝好了胶片,菲奇就告诉他在上海基督教总会的朋友韦尔伯,让他给自己发一封电报,上面什么都不用写,只需要一句话,“(1938年1月)23号前来上海。”

  正是拿着这封电报,菲奇从日本人那里要到了通行证。来到上海,菲奇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胶片带到了上海的柯达公司,他连夜对影片做了两件事:剪辑、拷贝。菲奇让柯达公司共制作了四部拷贝。其中一部送到了英国,一部送到了德国,另外两部由菲奇带回了美国。

  经过剪辑后的电影一共11分钟,而菲奇所带回美国的仅仅是马吉所拍摄的10个影片中的4个。随后,约翰·马吉于4月将剩余的影片带回了美国。

  “今天在鼓楼医院看到的情况真难以描述。一个小男孩只有7岁,肚子挨了四五刀,没法救了。”

  “我看见两个人登记就医,两个人都被日本兵用刺刀刺伤。一个人颈子上的伤口真吓人。”

  “我还看到一个10岁的小女孩同她父母亲站在难民区的壕沟边,日本兵进来,先把她的父母杀死,再给小女孩手肘上一刀,她就此终生残废。”

  —约翰·马吉家书

   传播真相

   国外观众看到影片当场晕倒

  约翰·马吉的孙子,现居住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克里斯·马吉则告诉记者,马吉家族一直都致力于将南京大屠杀的真相展示给全世界。

  休·马吉回忆说,上世纪40年代,马吉一家在美国华盛顿安顿下来,在美国华盛顿期间,父亲将他的影片展示给了观众。

  当时还没有大银幕,电视还没有普及,约翰·马吉的影片只能在小场所里放映。观看的人们都为影片中的内容感到惊讶和恐惧。当看到影片中所展示的场景时,许多观众难受得当场晕倒了。

  1946年8月15日,在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审理了侵华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中的罪行,约翰·马吉出庭作证。马吉在法庭上向法官陈述了他在南京亲历的种种日军暴行。后来在中国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上,放映了一部由弗兰克·库柏编导的影片《中国的战争》,里面有关的南京部分,用的就是约翰·马吉拍摄的影像。

  2002年,马吉当年使用的摄影机和胶片由他的儿子大卫·马吉,捐赠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后人警示

  “掩饰学不到任何东西但错误能给人们以教训”

  “我父亲一直觉得,让日本人民知道在南京沦陷后他们的士兵都干了什么非常重要。我很理解中国政府通过各种方式来纪念这一历史事件,我也得知很多日本人对这些事件持否定的态度。”休·马吉对记者说,德国已经对他们在战争中的暴行做出反思,为什么日本不行?而相反,日本很多政治家,选择否认那段历史。

  “我认为日本应该全盘承认他们的暴行,尤其是在1937年的南京所做的那些暴行。”休·马吉说。

  克里斯则告诉记者,世界必须知道在南京真正发生了什么,那样才能足以真正治愈那些受伤人的心灵。日本似乎将他们的历史改正得毫无瑕疵。但是这样的做法对于任何国家来说都是不明智的。“我们从掩饰中学不到任何东西,但是我们能从错误中得到教训。”

  他称,日本必须承认他们军队所做的恐怖行为。这也让我们后代能够以史为鉴,让这样的暴行不再发生。中国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这样才能让历史不被遗忘,让历史不再重蹈覆辙。

  本版文/记者黎史翔

来源:( 法制网 )   
延伸阅读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中国江西网讯”或“中国江西网”、“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江西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中国江西网讯[XXX报]”或“中国江西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江西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更多图说世界
    国内国际新闻排行榜
    更多大江专题
    更多历史上的今天
    更多新闻语录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