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网国内国际 > 国内新闻 > 职务犯罪 正文
媒体揭海外追逃细节:有嫌犯不敢花钱总吃大白菜
http://www.jxnews.com.cn   2014-10-20 07:57:03    来源:京华时报  编辑:帅文娟    作者:佚名

【字体:    】 【进入论坛】 
订江西手机报: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B到106580009,3元/月

  相关阅读:

  媒体揭海外追逃细节:有嫌犯不敢花钱总吃大白菜

  公安部海外追逃 两月“猎狐”88人

  河南一警察借1000万后失联 警方称正在网上追逃

  中纪委:加大国际追逃力度 让外逃贪官无所遁形

  中国追捕外逃贪官被外国要求承诺不判死刑

  回头是岸 外逃贪官12月1日前自首可获从轻处罚

  全国检察机关对外逃贪官展开“国际大追逃” 强调重点国家个案突破

  铲除外逃贪官预备队 中共治吏风暴刮向“裸官”

  最高检咨询专家:打击外逃贪官不能重追人轻追赃

  中纪委:加大国际追逃力度 让外逃贪官无所遁形

  中国决心加力追惩外逃贪官

  9月27日,一名女性犯罪嫌疑人从泰国被行动组押解回国。

  行动组在泰国清迈将张某夫妇抓获,并在其租住的公寓内起获大量的现金、首饰及名牌包。

  经济犯罪嫌疑人黄某从泰国被押解回国。

  公安部于今年7月启动的“猎狐2014”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专项行动,截至目前已经抓获100余人。在成功追逃的背后,中国警方如何进行境外抓捕、如何押解?携巨款外逃人员国外的生活如何等一系列问题都鲜为人知。近日,公安部“猎狐2014”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经侦局副局长刘冬等行动人员接受了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揭秘“猎狐”。

  武斗

  联合当地警方武力缉捕

  刘冬告诉记者,在境外缉捕嫌犯要依靠当地执法部门的配合。一般是由他们抓人,然后移交给中国警方。行动组提供情报,协商制定缉捕方案。有时候也会与当地执法人员一起参与缉捕行动。

  据统计,在已经押解回国的外逃嫌犯中,缉捕抓获的占到了60%。虽然境外缉捕困难很多,但截至目前派出的近40个行动组都有收获,无一失手。

  案例

  1

  步行3天排查逃亡夫妇

  王光是从河北借调到猎狐行动组的,今年8月份,他和同事奉命到泰国缉捕外逃的张某一家3口。张某夫妇俩约50岁,女儿今年27岁。张某和妻子何某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涉案金额高达8.6亿元;他们的女儿将一套房子卖给13家,涉嫌合同诈骗犯罪,涉案金额1000多万元。

  今年3月份,一家三口携带数百万现金逃到澳门,试图搏一把,赢了就回去还钱。但最终却是输个精光。3人随即逃到泰国。一家人在清迈租了一套公寓,买了一辆二手车。女儿则在曼谷一家学校学泰语。

  8月29日,王光等人赶到泰国时,掌握的情况少得可怜,只知道这对夫妇租住在清迈大学附近。要在短时间内找到两人,几同大海捞针。

  王光和同事以及泰国两名警察,拿着嫌犯的照片在方圆两公里的范围内排查。清迈当地马路狭窄,4个人只能步行在炎热的清迈街头,对可能藏匿的地点逐一排查。连续排查了3天,毫无线索。第三天的下午,4个人碰头商量,决定兵分两路,一组排查当地的夜市,另一组去当地两个仅有的高档商场。当天晚上7点半,在其中一个高档商场,这对来吃饭的夫妇被当场抓获。在这对夫妇租住的公寓内,行动组起获大量的现金、首饰及十几个名牌包,铺满了整整一床。这对夫妇说,他们以为清迈的中国人多,警方很难找到他们,没想这么快就被抓了。

  随后,行动组带着张某夫妇来到曼谷寻找他们的女儿。在学校里扑空后,警方直奔其女儿租住的公寓。泰国警察进公寓查看。10分钟后,何某突然拍着车窗大哭,王光往窗外一看,发现一名中国女孩走进公寓。他立即跑下车跟了上去,并喊女孩的名字,女孩答应了一声,一家三口至此全部落网。

  案例

  2

  埃博拉疫区设计抓嫌犯

  1985年出生的钱松(化名),2009年从中国刑警学院毕业后在山东某市的公安局经侦支队工作,是行动组中比较年轻的一位。

  今年8月在接到要去尼日利亚执行缉捕任务时,钱松的心突地一沉。尼日利亚地处西非,正是埃博拉肆虐的国家之一。“要说一点儿不担心是撒谎。”钱松说,但担心只是一闪即过,并没有影响执行任务,只是他没敢告诉家里人。

  钱松等人8月30日来到尼日利亚,这次缉捕的外逃嫌犯是青岛一名涉嫌集资诈骗的犯罪嫌疑人李清,身高约有1米9,当过兵,练过田径。李清的老婆因为涉案被判无期,李清本人深知案子的严重性,2006年逃到尼日利亚,防范意识很强。钱松来到尼日利亚发现,大街上很多人都戴着口罩行色匆匆,当地笼罩在埃博拉病毒的恐怖之中。而对于行动组来说,在完成缉捕任务的同时,不但要面对埃博拉、疟疾等疾病的威胁,还要时刻提防无处不在的武装抢劫。由于尼日利亚枪支泛滥,大街上经常有人拎着自动步枪招摇过市,随时可能遭遇抢劫。

  行动组在当地租了一辆车,车窗全用窗纱围起来,不让人看见车内情况。钱松说,一次在路口等红灯时,有人拿着一把自动步枪将前面的一辆车窗敲开,让他们吃惊不小,所幸持枪者并没有过来骚扰他们,行动组迅速驱车离去。

  李清租住的是一个高档公寓,要进公寓必须经过两道门,均有持枪保安站岗。外人若想进入公寓,保安都会盘问找谁,并会通知事主。即使是警察执行公务,保安也要事先通知事主。而李清还在公寓周围设置了一圈铁丝网,网外面是一堵低矮的围墙,翻过去就是车水马龙的大街。一旦打草惊蛇,李清将会很快逃到马路上,导致缉捕失败。

  行动组与当地移民局警察决定另辟蹊径。据调查,李清在当地雇了一些人做装修生意。当地警方以当地普通人的身份联系上李清,声称要做装修,双方约好到钱松所住的酒店谈生意。李清兴冲冲地开着车驶进了酒店院子,在酒店服务员拉开车门的一瞬间,3名便衣警察扑上去,将李清按在座椅上。

  文斗

  四成嫌犯被劝返回国自首

  据统计,有40%的嫌犯是行动组或其他执法部门劝返回国自首的。行动组成员告诉记者,缉捕都是“以我为主”,行动组可以从自身出发制定和实施缉捕方案;但劝返则要考虑对方的感受,只要嫌犯提出的要求合乎法律、合乎政策,要尽量满足。

  谈判3轮嫌犯才同意见面

  苏东是福建泉州人,1999年,因涉嫌合同诈骗罪逃往菲律宾。办理此案的是上海市公安机关,办案人员通过苏东的一个远房亲戚,传达希望苏东回国自首的愿望。但苏一直没有明确答复是否愿意面谈。行动组成员武文(化名)告诉记者,苏东的案子比较特殊,警方希望将其劝返,给其他在菲律宾的嫌犯一个正面示范。

  今年9月21日,行动组赶往菲律宾。行动组先联系上苏东的一个远房侄子,向苏东转达了警方的意图。武文告诉记者,劝返总结起来就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挟之以威”。具体到苏东案,由于苏东的亲属都在菲律宾,国内已经没有直系亲属,“动之以情”很难。所以要告知只要回来配合调查,就能获得减轻、从轻的机会。办案单位会考虑其实际情况,按正常的法律程序办案。如果他不回来,将会一直受到通缉。

  第一轮谈判后,苏东没有露面。第二轮谈判出面的是苏氏宗亲会的一个副会长,比他的远房侄子近一步。但副会长担心在谈的时候苏东被抓,因此只是把意思转达给了苏父。

  第三轮谈判面对的是苏的父亲。一见面苏父就明确表态,苏东近期不会回国。武文等人耐心劝说:“这是苏东一个说明情况的好机会,既然能说清楚,为何非要背一辈子嫌犯的名声?不应该放过证明清白的机会。”行动组还从法律上说明苏回国的种种利好。

  第二天早上,苏东传过话来,答应本人见面谈。为了减轻苏东的心理负担,最后一次谈判行动组只去了两个人,都是上海的办案人员。这一次,苏东终于答应回国自首。

  武文告诉记者,劝返时,行动组也会有分工,一个阐述回国的好处,一个说不回国的坏处。能答应见面的嫌犯,其实在国内已经通过亲属或朋友谈得差不多了,所以一般不会出现反悔的情况。而且这些嫌犯心里也明白,既然联系到他本人,要想缉捕肯定也跑不了,所以也愿意回国自首。

  押解

  距离追逃成功仅一步之遥

  缉捕外逃嫌犯之后,押解回国也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刘冬表示,不同的国家协作方式不一样,不同的个案也不一样,有的通过法庭,有的通过行政形式,具体形式有法院或行政程序的正式司法引渡、遣返等。

  案例

  1

  一波三折被困机场48小时

  押解似乎是一项简单的工作,但林琳(化名)就是吃了“简单”想法的亏,被困哥伦比亚机场48个小时。

  今年9月19日,林琳奉命去哥伦比亚缉捕一名嫌犯。8月份行动组已经从哥伦比亚遣返了一名嫌犯,他觉得这次也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他连换洗的衣服也没多带,只背了一个小包,从法兰克福转机赶到哥伦比亚。

  这次被抓获的嫌犯是一名50多岁的男子,河南三门峡人,之前开了一家进出口公司,涉嫌非法吸引公众存款犯罪,涉案金额达到了两个多亿,还有一亿多没有兑现。今年6月份,嫌犯来到哥伦比亚,买了一栋别墅,请了翻译。据称,他还在哥伦比亚购买了两个金矿,聘请了职业经理。

  当地时间9月19日晚上,行动组一行4人赶到哥伦比亚。第二天,嫌犯被当地移民局抓获,移交给行动组。林告诉记者,他们当时商定9月20日晚上返程,先飞巴西,再飞西班牙,然后回国。行动组订了当天晚上9点40分的航班。到了晚上9点钟,航空公司突然通知他们,航班超售不能登机。由于哥伦比亚出境航班很少,已经没有当天的机票,行动组在与航空公司交涉的同时,发现这家公司第二天还有5张机票,要求航空公司留票。奇怪的是,航空公司却声称没有票了。行动组只好让国内同事通过其他国家订票。

  第二天,行动组已经办完了值机和托运手续,到了晚上9点,航空公司又声称押解犯人需要提前48小时申请,否则不能登机。但据行动组了解,该航空公司真正的规定是提前一小时即可。就在交涉的同时,飞机已经起飞了。行动组这才发现,他们的行李根本没有办理托运手续。

  行动组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开始考虑其他方案。第三天,行动组再次购买了该航空公司的机票,同时还购买了其他航空公司8点40分的机票,先飞法兰克福,再飞中国,以掩人耳目、声东击西。这次,行动组几个人分散登机,才平安离开哥伦比亚。

  在候机的几天里,由于嫌犯已经移交给中国警方,行动组只能借当地移民局设在机场的看守所暂时安置嫌犯。哥伦比亚地处高原,当地白天和晚上温差近20℃。看守所非常简陋,只有一些简单的人造革垫子。嫌犯在屋里还能铺一个盖一个,而在门口看守的行动组成员,只把坐在一个垫子上。

  至于这次一波三折的押解行动,有一种传言是嫌犯在当地购买了金矿,有一定的活动能力,可能是有人想阻止押解。

  案例

  2

  女嫌犯飞机上偷藏刀叉

  行动组人员告诉记者,押解嫌犯坐飞机时,一般往往选择后面的座位,让嫌犯坐在中间,前后左右都有行动组人员。如果没有这样的座位,尽量让嫌犯靠窗坐,押解人坐在外面。

  在上飞机前,行动组成员都会与嫌犯聊天,告诉他们回国后要积极配合调查,而案情谈得比较少,让嫌犯的心理舒缓下来,在飞机上不致出现过激行为,“尽量不刺激他们,让他们放下心理包袱”。

  行动组会根据嫌犯不同的情况,采取不同的措施。如果嫌犯很配合,就不会使用戒具。个别嫌犯的情绪很激动,就需要上戒具。

  女警萧然(化名)说,有一次押解,女嫌犯在飞机上吃完饭后,偷偷地要把刀、叉藏起来。虽然刀叉是塑料的,但仍具有一定危险性,萧然立即索要下来。

  分析

  嫌犯不逍遥天天怕被抓

  萧然告诉记者,很多人都以为,这些外逃经济嫌犯有的转移了大量财产,有的带着大量现金去国外,一定过得很舒服,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以为有了钱就可以到国外逍遥,其实完全不是,就像惊弓之鸟”。萧然说,这些人可能物质条件上还算可以,但心理压力很大,在国外同样害怕被抓。

  有钱不敢花总吃大白菜

  在被追逃回国的这些嫌犯中,真正能过得好的没有几个。远离故土,水土不服。虽然这些嫌犯有钱,但他们租了房子,白天不敢出门,有钱不敢花,只是趁着天黑到附近的超市买点吃的,抽根烟都怕被别人看见。

  行动组成员石玫很早就参与押解女嫌犯回国的工作。2010年她去马来西亚押解一名女嫌犯回国,女嫌犯看见她,拉着手哭,“终于把你们盼来了”。这名女嫌犯也是有钱不敢花,天天吃大白菜。

  一名从越南被押解回国的女嫌犯当初是为了躲避前男友的纠缠,从两人开的股份制公司里携款逃到越南。大学毕业的她很快找到了工作,在一家韩国企业里负责中国区域方面的事务,有了新的伴侣,生了孩子,看起来很幸福。但她被抓时如释重负地说,四年没回国,很想念父母,要让孩子接受中国教育,让父母好好看看孩子。

  逃往泰国清迈的张某、何某夫妇俩,随身携带了大量现金,但并不敢轻易出门消费,只能放在租住的公寓里。

  李清在尼日利亚虽然租住在高档公寓,但钱松告诉记者,他在当地过得也是很落魄。在当地做装修生意,由于当地人的抵触心理,生意并不好做。

  猎狐行动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虽然没有统计嫌犯外逃到哪个国家最多,但嫌犯出逃时一般有两个规律。一是选择容易逃跑的国家,也就是办签证比较容易的国家和一些实行落地签的国家。部分嫌犯往往将东南亚国家作为跳板,再往其他国家逃跑。二是嫌犯往往选择华人较多的国家,华人比较多不容易暴露,而且容易生存下来。

  境外追逃流程

  由各地的立案部门将案件呈报到行动办(案件不分大小,不论涉案金额多少,只要涉及外逃,都可以纳入缉捕范围)。

  行动办会对案件进行甄别,然后根据动态情报反映,以及最新的线索,由行动办研究缉捕策略和缉捕途径。

  各个方面沟通顺畅、条件比较成熟后,行动办会向在逃人员所在国的警方提出协助请求。

  行动组飞赴相关国家开展缉捕行动。

  抓获嫌疑人之后,行动组通过当地警方等部门研究具体的移交方式,并由行动组将嫌疑人押解回国。

来源:( 京华时报 )   
延伸阅读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中国江西网讯”或“中国江西网”、“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江西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中国江西网讯[XXX报]”或“中国江西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江西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更多图说世界
    国内国际新闻排行榜
    更多大江专题
    更多历史上的今天
    更多新闻语录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文网文[2012]0135-002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