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国内国际 > 国内新闻 正文
记者探访逃天价过路费者家乡:村民称其为人实诚
http://www.jxnews.com.cn   2011-01-18 08:03   编辑: 薛岚

【字体:    】 【进入论坛】 

·相关新闻
- 记者探访逃天价过路费者家乡:村民称其为人实诚   11-01-18
- 时建锋过路费案主管副院长停职 主审法官被免   11-01-16
- 河南农民偷逃过路费案证据不足 审判人员被追责   11-01-16
- 河南偷逃368万过路费案当事人弟弟自首   11-01-16
- 河南逃368万元过路费者称系为弟弟顶罪将不上诉   11-01-14
- 律师称农民偷逃过路费被判无期判决合法   11-01-12
- 河南平顶山检察院可能改以伪造军牌罪名起诉   11-01-18
- 河南法院决定对骗免高速费被判无期案启动再审   11-01-14

时建锋的家一贫如洗,老母亲也因为两个儿子而饱受打击。

  他从小敦厚,被村民们称为“最实诚的人”。他曾冒着三伏天帮别人收麦子,而自家麦子却遭雨淋。43岁的他至今只有3间破瓦房,娶不上媳妇。至今村民们都没想明白:这个老实、只有小学文化的时建锋是如何将两套假军牌弄到手,并偷逃高速公路过路费长达8个月一路畅通?时建锋自己也许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轰动全国的“新闻人物”,而一同被卷进来的还有他的亲弟弟。时建锋究竟是怎样由一名普通人蜕变为“诈骗犯”?时氏兄弟究竟是怎样走上这条不归路的?行了调查。

  文、图/本报特派河南记者肖欢欢(除署名外)

  时建锋的家在河南省禹州市无梁镇祈王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另类”。其他人家门口都竖着一个高高的牌坊,上书“家富财源广”五个鎏金大字。这是当地的风俗,挣了钱后第一件事就是在村里盖房子以光宗耀祖。

  家人描述   从小老实总担心他被骗

  而时建锋的3间瓦房不仅没有气派的大门,甚至连水泥都找不到,用“一贫如洗”形容他的家,一点也不为过。

  3间瓦房每间约20平方米。走入正堂,一股浓烈的灰尘味刺激着鼻子。旁边的房子中堆满了腐烂的白菜,发出一股臭味。时建锋的母亲赵尊说,二儿子的房子几乎废弃了,就用来堆白菜。时建锋的卧室紧挨着正堂,一张破床是屋内唯一的陈设,上面布满了灰尘,显然很久没有人居住过。

  43年前,时建锋就在这处破瓦房中呱呱坠地。时建锋的母亲今年已经70岁了,老人家告诉记者,时建锋从小就老实巴交,性格怯懦,从小到大,对父母的话都言听计从。

  赵老太回忆,有一次,时建锋的父亲让他去村口小店买一瓶醋,结果时建锋把3角钱弄丢了,回来后,他父亲随口说:“在外面站两个小时。”没想到午饭时分,全家人吃饭时却唯独不见时建锋,后来发现,时建锋就呆呆地站在柴房门口。

  赵老太说,因为这个儿子太实诚,他们老两口总是担心,时建锋将来在社会上容易被人骗。“我家老二不适合在外面闯荡,所以我从小就跟他说,希望他在家种庄稼,平平安安一辈子就好。”后来,时建锋在当地读完小学就辍学在家帮父亲干农活。

  发小回忆   讲情义有“过命交情”

  同村的时文举是时建锋的“发小”,时建锋只比时文举大几个月。

  时文举说,自己对时建锋的人品非常钦佩,平时都称他为大哥。从小开始,两人便混在一起,在村中干苦活累活赚钱。祈王村北面有一座石头山,山上生产青石,可以卖到外面赚钱。可20多年前,村里还没有像样的公路,全部是烂泥路。开采石头也是靠传统的炮采,先将山石打一个孔,放上炸药;然后再用引线将炸药点燃,将石头炸碎;接下来再用锤子将石头敲碎,最后将石头用板车拉到村外。十八九岁的时建锋看石头荒废着可惜,就决定开采石头。

  时文举回忆说,当时用炸药炸山石非常危险,有时候会出现哑炮,所以必须派一个人前往炮眼上看。也有一种可能,就是引线引燃较慢,却并未熄灭。这时候,就需要派人前去检查引线。每当这个时候,时建锋总是拦住自己,抢着去检查。从此,他便把时建锋当亲兄弟看。用他的话说,两人是“过命的交情”。

  有一次,一块重达四五吨的巨石从山顶上翻滚下来,将山脚下的一辆板车砸扁。两人抱头逃跑,才捡回一条命,从此以后,两人再也不敢上山采石头。

  生活穷困   曾一家四代挤一间房

  1985年前后,时建锋的父亲承包了砖厂,时建锋开始在砖厂打杂。由于父亲不识字,经常算错账,别人本来要1万块砖,他却给别人发1.2万块。所以砖厂经营3年下来,非但没赚钱,反而亏了四五万。

  时建锋的堂弟时留申说,谈起20年前时建锋家的窘迫,让人唏嘘不已。由于忠厚老实,时建锋一家一直没找到致富的门道。当时,包括时建锋的爷爷、父母、三弟和三弟媳及三弟的女儿在内的八口人都挤在一间屋居住。“地方小,全家人都坐床上吃饭,用张布帘隔着,八口人就这样凑合住。”

  砖厂失败后,时建锋开始做起了副业。他用采石头赚的钱开了一家小作坊,用鸡蛋孵小鸡卖。不过,赵老太表示,由于儿子实诚,卖小鸡也亏本了。“一个鸡蛋七八毛钱,卖出去的小鸡才3毛钱。并且,有些人还跟他赊账,他都大方答应了。结果欠的很多钱都收不回来。孵小鸡投入的1万多元全砸了。”老太太抹着眼泪说。

  随后,时建锋又在同村村民的介绍下,前往三门峡市当装卸工,拉煤和货物。时留申说,时家有三兄弟,老大时银锋和老三时军锋都比老二时建锋要灵活得多。20多年来,时建锋所挣的钱几乎全部都用来帮父亲还债或补贴兄弟。去年,他私下问时建锋手头攒了多少钱,时建锋羞涩地说,有2万元左右。“他都40多岁了,手头才攒了2万元。”时留申有些哽咽。

  村民印象   “最实诚的人”有好人缘

  在整个祈王村,时建锋是唯一的光棍。“因为他家实在太穷了,他人也太老实了。”时文举感慨地说。

  赵老太说,当时分家的时候,二儿子时建锋唯一的家产就是3间瓦房。此前曾有人来提亲,但看到那三间破烂不堪的瓦房,婚事最终都没戏。

  时文举的妻子高姐也曾给时建锋介绍过自己的堂妹,但被时建锋拒绝了。“他说,我这么穷,人家过来不是跟着我受苦吗?好说歹说不愿意。”说起时建锋,高姐有些恨铁不成钢。

  时建锋的故事多少有些悲情色彩——一个木讷、敦厚的北方农民,辛苦挣扎了20多年,却始终未能走出贫困的泥淖。记者在祈王村采访期间,众多村民都过来为时建锋的人品作证,称时建锋是“村里最实诚的人”,对其遭遇深表同情。

  村民时强说,时建锋在村中人缘极好。“平时只要谁家有农活,叫一声他就过去。有一次三伏天,我家的麦子来不及收割,我跟他说了一下,他连自己家中的麦子都放下了来帮我。后来我家麦子割完了,他家的麦子好像还淋了一场雨,糟蹋了。”

  但为何时建锋,一个手头只有两万元的农民,后来如何能够买得起两辆价值80万元的斯太尔车?他又如何能搞到两个假军牌?在村民们眼中,这些似乎与木讷、敦厚的时建锋丝毫都搭不上边。

  “不归路”   帮弟弟借钱假牌跑运输

  与时建锋的木讷相比,弟弟时军锋算得上是“能人”。时文举表示,时军锋脑瓜活,点子多,但在村民中口碑不是很好。

  “他从小不好好读书,跟他哥哥简直是完全相反的类型。”时文举说,早年时军锋曾到郑州等地做贸易生意,赚了些钱,还认识一些“有门道的人”,后来还学会了开车,跑过运输。这也为后来时氏兄弟的故事埋下了种子。

  据时留申回忆,约2008年年初开始,时建锋找到他,说自己的身份证丢了,想用一下他的身份证。后来他才知道,时建锋用他的身份证登记购买了一辆货车。而这辆车正是368万过路费中的涉事车辆。

  时文举表示,时建锋当时找他借了1万元称要买车。在他的仔细盘问下,时建锋才说他弟弟想让他帮忙跟车送货,托他出面借钱。随后,时建锋又向亲戚朋友借了大约10万元,而时军锋又在禹州的地下钱庄借了约20万元高利贷,凑了80多万元。开始了运输土渣的生意。

  时文举分析,时建锋之所以跟弟弟“沆瀣一气”,是因为受了弟弟的托请,想帮弟弟的忙,所以就糊里糊涂犯了错。他还分析,时氏兄弟之所以逃高速公路过路费,也许就是为了尽快赚钱,还清买车的钱。

  在郑尧高速下汤收费站约200米,有一条沙河,里面大量产河沙,由于地势偏僻,所以采沙基本没人管。从2008年年初开始,时建锋与时军锋兄弟开始在此处采沙,然后通过郑尧高速运往许昌等地。

  据一名曾经给时建锋当过司机的张明(化名)表示,起初,他们没有军牌,基本上是走311国道将河沙从下汤运往许昌、郑州等地。“一车沙大概700元,卖到外面大约1500元,除去路费和人工,一车沙大概能赚300元,是微利。”后来,有了军牌,他们便开始走高速,一天大约可以运3趟。

  开车司机   不逃路费连本都不保

  张明说,用假军牌逃高速过路费,起初他也曾担心。但时军锋表示,仿真的军牌,不会被查处。

  跑了两次之后他发现,收费站果然没有阻拦,一路畅通。但随后他发现,为了防止被高速公路盯上,时军锋会频繁更换司机,他也只跟时军锋当过3个星期司机,随后便被其他人替换。

  张明表示,之所以选在沙河运河沙,主要是因为就地取材,节省成本。除了走郑尧高速以南的311国道外,还有3条路他们经常走。起初并没想通过高速公路逃费,但走普通公路实在太慢。载重25吨的运沙车通常要装70吨,行驶缓慢,一天只能跑一个来回。“跑普通公路路程有250公里左右,一趟油费就需要300多元。除去司机的工资和油费,跑一趟下来顶多也就赚200元。所以,后来时军锋才想到了通过军牌逃过路费。不逃过路费连本都保不住。”

  同样在沙河做河沙运输的赵大富也告诉记者,沙河的沙子一般运往郑州、许昌、平顶山等地,运沙的人基本上都舍不得走高速,因为过路费高得惊人。一车沙子的利润也不过200元,如果走高速,光过路费就需要200多元,根本没钱赚。

  事情开了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去年11月19日,一个爆炸性消息在祈王村传开了。村里“最老实的人”时建锋竟然成了诈骗犯,被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昨天,听到检察院已撤诉的消息,赵老太和时银峰都稍微松了一口气。然而,事情会像他们预想的那样吗?时氏兄弟的命运能“绝处逢生”吗?太多的未知等着他们。

来源:( 大洋网-广州日报 )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大江网推荐内容 ***
-江西高校招25.76万人 本科计划比去年增2600人
-南昌阳明路改造工程疑点多 "中国小蚂蚁"晒猫腻
-网上购物货未到款先转走 消费者欲差评遭到限制
-英女王近日发布广告 皇室招聘洗碗工年薪15万元
-日俄岛屿之争谁都不松劲 僵局难破角力继续(图)
-网友微博求救称亲人被骗传销 警方响应成功救人
-蘑菇减肥餐 轻松甩赘肉 水果减肥食谱 1周瘦10斤
-发型与帽子的个性搭配 商务男也追求时尚搭配
-西甲81年历史因他改写 门将第95分钟头球破门
-老贝所召雏妓惊曝:我和C罗睡过 一晚4千欧元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更多图说世界
国内国际新闻排行榜
更多一周点睛

2月18日上午10时34分,江西省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圆满完成各项议程,在前湖迎宾馆……『全文

2月16日下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西省第十届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圆满完成了各项议程,在南昌……『全文
更多历史上的今天
更多新闻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