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国内国际 > 国内新闻 正文
重庆希尔顿酒店涉黑股东拥有全副武装出警队
http://www.jxnews.com.cn   2010-10-29 07:54   编辑: 薛岚

【字体:    】 【进入论坛】 

  喊打人就打人 他拥有全副武装的“地下出警队”

  充斥着黑、黄、枪、赌、毒的希尔顿酒店及夜总会生意,其实只是彭治民涉黑组织经济来源的冰山一角。“他绝大多数的黑金,其实来自土地。”专案组民警说,已经掌握的证据显示:通过拉拢、腐蚀政府权力部门公务人员,借企业敛了数亿财富。而完成这一切,彭治民花下重金打造的“私人武装”——保安“地下出警队”,功不可没。

  据彭治民交代,庆隆公司保安部成立于2004年。其实,彭治民的其他公司也都有保安部。然而,唯独庆隆公司保安部的负责人晏红,可以在彭治民的安排下直接从任何一家公司抽调保安“处突”。

  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正规的保安组织应该是在有资质的保安公司聘请,单位要成立保安组织,也应该经过当地公安机关审批,但是,彭治民手下的所有保安部门成立至今,都是没有经过审批的“黑户”。

  对招募的保安,彭治民要求 “无条件服从命令是第一位的”。进入彭治民的保安组织的人,要经过一系列严格的集中体能培训,上岗前还要接受纪律培训:必须无条件服从命令,喊打人就打人,喊威慑就威慑。“要求他们对我们的话绝对服从,遇到事情喊上的时候就上。”彭治民说,他对晏红的要求是:“在管理上,保安必须按照半军事化管理模式,统一食宿,统一训练、统一着装,看见公司老总,都要立正、敬军礼。” 彭治民交代说: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训练保安听招呼,办起事来战斗力也特别强。

  “他的目标就是打造一支专门负责处理一切突发事件的‘地下出警队’,类似于私人武装。”专案组民警说,为此,彭治民的保安还统一配备了迷彩服,头盔,防刺马夹,军用高帮皮鞋,对讲机,电警棍,警戒带。同时,一台黑色切诺基,是这支“地下出警队”“处突”的专用车,此外,他们还配备有巡逻、“处突”摩托车。

  “养这么多保安主要有两个方面的用途,第一就是负责各公司的保卫工作,尤其是希尔顿事情多,就连‘钻石王朝’卖淫的小姐进出和上房都需要规范;第二就是,我那么多工地,涉及到对付拆迁户,打架的时候才正规,那些群众看了才会害怕。”彭治民供述,在拆迁问题上,“我们的保安还是起到了很强的威慑作用”。

  专案组透露,彭治民的保安组织人员庞大,仅目前涉案的保安人员,就约有30人。同时,当某地保安人员不够时,他还会从其他分公司抽调保安处突。

  彭治民特别重视他的保安,专案组民警说,也正因如此,他的保安,工资待遇在整个行业中算很好的了。

  没签赔偿协议 除夕前村民的家被彭治民强拆了

  在彭治民公司开发庆隆?南山高尔夫项目的期间,经常出现拆迁户纠纷,彭治民也经常去那里视察工作。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彭总“大阅兵”的一幕。当听到保安们高喊了“为彭总服务”后,内心极度亢奋的彭治民即兴发表了“重要讲话”。这一番话,彭治民至今记得。

  “大家很辛苦!你们好好干,公司不会亏待你们!站好各自的岗,值好各自的班,要听从晏红的领导,听从指挥,有事的时候大家要齐心协力一起上!”

  不久,彭治民和他的地下出警队,就迎来了一场动真格的“考验”:项目所在地上的一家住户,没有同意拆迁赔偿条件,始终不签赔偿协议。彭治民等人,决定拿这家开刀,以威慑当地其他拆迁“钉子户”。

  2005年2月5日,正好是农历腊月27。一次泯灭人性的会议,在希尔顿酒店37楼彭治民的办公室召开。参加会议的,有公司副总杨晓、项目拆迁办经理代洪涛、保安部经理晏红,三立公司经理蒲体华等人。会上,彭治民直接下令:“工程推进不走,你们直接把人弄起走,把房子推了就是了啥。”有人提出“怕出事哦”,彭治民当即表态:“给我弄,弄出事我负责!”据彭治民交代,他接受了下属提出的方案,并在最后表态中强调:不管采取什么方法,明天必须办成。

  按照彭治民的安排,杨晓是现场总指挥,蒲体华负责准备设备推房子,晏红部署保安“弄人”,善后由代洪涛负责。参会人员连夜分别召集了下属开会。第二天,腊月28,一场有预谋的恶行开始上演。此时,被拆迁户钟某、赵某夫妇还完全蒙在鼓中。

  钟某接到通知,让他到村委会去谈拆迁赔偿事宜。钟某在村委会呆了一个多小时,只有一个会计跟他聊了些无关痛痒的话。丈夫钟某离家不久,一群彪形大汉冲进了屋。钟某90多岁的老母亲被人拖上了一辆车,老人吓得大小便失禁。经过一路颠簸后,老人被甩到了一家敬老院。钟妻赵某的境遇更是悲惨,她被一群保安拖上了另一辆车,期间,赵某拼死反抗,还遭来了一阵暴打。车子不知开了多久,也不知开了多远后,浑身是伤的赵某被保安扔下了车。车子扬长而去。

  原来,将这家的3人弄出屋子后,蒲体华等人早已准备好的两台挖掘机,迅速将房子夷为平地。

  据钟某证实,在村委会呆了1个多小时后,在场的会计突然告诉他:没事了,你可以走了。回家路上,钟某就听说房子被拆了。气愤难当的钟某晕倒在了半路上。醒来时天已经黑了,还下着雨。回到家,房子已经被夷为平地。“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妈和妻子也不知去向。”

  既害怕,又没地方住。邻居给了一张塑料布,他们在家的原址搭了一个篷。第二天是腊月29,也是这一年的除夕夜,包括这一年春节,这一家人都是在这个塑料篷里度过的。房子强拆之后,钟某夫妇无奈签下了拆迁赔偿协议。

  这场暴力拆迁,不仅毁了一个家,也让赵某受了伤,家中老人大病一场,很久都没缓过来。

  “为什么要对农户进行强行拆迁?”面对民警的讯问,彭治民回答说:是为了加快施工进度。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杀鸡给猴看”,让别的拆迁户不敢再与他们对抗。

  “保护性”施工 保安肆意殴打无辜村民

  仅南山高尔夫一个项目,彭治民就多次动用保安“地下出警队”处突,他们称其为“保护性施工”。

  2006年7月25日,南岸茶园长生镇高速公路2号涵洞。这个涵洞,是当地村民横穿高速公路的必经、也是唯一的通道。

  而庆隆公司竟要堵了这个涵洞。唯一原因,就是双方就征地赔偿,一直没有达成协议。

  当天上午,闻讯后的当地三户村民,跑到2号涵洞阻止施工。“你们把路堵了,我们通行怎么办?”村民想和庆隆公司方面理论,然而,没人有理会他们。不久,10余名身着迷彩服和防刺背心、头戴钢盔、脚穿军用皮靴、携带棍棒等工具的保安,赶到了现场。

  保安以“保护性施工”为名,肆意殴打当地村民,导致7人受伤。事后,杨晓按照彭治民指示,为南山高尔夫项目部保安宿舍安装了空调以示奖励,并专门对“处突”中表现突出的保安予以了表扬。

  直至今天,很多在当年暴力拆迁中受害村民,在面对专案组民警调查时,虽然不知道真正的幕后黑手叫彭治民,但他们都踊跃站出来作证:“是希尔顿的”,“那些人太恶了”。 

  除了出动“地下出警队”,彭治民等人偶尔还会动用社会闲杂人员对付钉子户。周某于1998年在南岸区长生镇租用当地村民的约30亩地经营一苗圃,因“庆隆?南山高尔夫”项目的开发拆迁,协议2006年春节后搬迁。2006年2月24日,周某正在对苗圃内的苗木进行移迁,而三立公司在苗圃内的苗木尚未移迁时,就对苗圃进行推土作业,周某等人因此阻扰施工。当天下午,十几名社会青年驾车赶到苗圃,手持砍刀等凶器对周某等人实施砍杀,致使二人受伤,其中一人颅骨被砍裂。

  伤人之后,蒲体华还支付了这群闲杂人员1万余元的“打人劳务费”。案发后,因为致人轻伤了责任人要被追究刑责,不想事情闹大的彭治民赶紧安排庆隆物业公司拆迁部经理代洪涛对伤者周某等人进行赔偿,以逃避行凶者的刑事责任。

  蒲体华闹出的事,为什么彭治民会安排手下善后?彭治民供述说:“三立公司和庆隆公司虽然是甲方乙方关系,但是也是在给我开发,如果拆迁户不走,就直接影响到我公司的利益,所以我平时就对他们讲,遇到这些问题必须要协助我们解决,出了事情,我们去收场就行了。”

  勾结官员南山毁林 无偿霸占国有林

  随着侦查的深入,更多的真相浮出水面。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为了及早完成南山高尔夫项目,彭治民等人竟是通过收买官员、巧取豪夺,在没有任何手续的前提下大肆破坏珍贵的南山林地。

  据查,2004年9月,彭治民在根本未获取“庆隆南山高尔夫”地块土地使用权的情况下,即下令在该地块上开始了“庆隆?南山高尔夫国际社区”建设施工。而根据有关规定,该地块不能兴建高尔夫项目,因此,彭治民将该项目报建名字取名为了“重庆希尔顿国际体育度假中心”,工程的施工方正是以蒲体华为法人的三立公司。南山上大面积的林木被推伐,但项目一直没有办理《林地征、占用许可证》和《采伐许可证》。专案组搜集的证据显示:截止到2005年底,他们擅自毁掉的林地面积达到了1000余亩。

  事情终于还是败露了。彭治民当即派出了得力助手、公司副总杨晓去去与区林业局那边“勾兑”。据彭治民交代,很快,他得到了杨晓的反馈意见:已经砍伐的上千亩林地有可能面临林业部门上千万罚款,还要遭追究刑事责任。经过“勾兑”,“南岸林业局专门给我们出主意:赶紧补办证来规避处罚。但是,他们的权限只能一次批150亩的采伐权,每次报的数字在这个范围以内,多报几次就可以了。”

  彭治民说,“后来,杨晓就给林业局局长鲁永合、分管副局长何德富商量,剩下的采伐证就不办了,干脆给他们两人200多万,这两个人都同意了,我当时考虑到公司按照正规办理砍伐证还得缴纳400多万,这样可以节约200多万,于是就同意了。”彭治民的算盘是算得很精的:除了节约了200多万元的砍伐费,另外有80多亩的国有林,按照政策规定是不能纳入他们开发范围的,“经过勾兑后,这80多亩国有林他们也划给我们了。彭治民没有算的是,他最信任的手下,还在中间吃了30万的“回扣”。

  彭治民交代,这80多亩国有林,他原本是准备修几套别墅的。只是,他没算到,别墅还没建,他已经落案。

  拉拢腐蚀官员 处级以上彭治民才出马

  “出手阔绰,正是彭治民拉拢、腐蚀官员惯用的一招。”专案组的干警说,彭治民涉黑团伙,不仅是在有组织犯罪,而且同时进行着有组织地贿赂官员。根据彭治民的交代,公司内部已经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只有重要官员他才出面勾兑,一般的政府工作人员,则由分公司负责人负责搞定。比如,处级以上领导,彭治民才亲自出马。科级干部,最多杨晓出马就行了。

  对于搞定官员,彭治民还非常有心计,他时常告诫手下:不要老是靠临时抱佛脚,“关系要长期维持起”,比如逢年过节送钱送礼,不定期约到希尔顿,吃喝玩乐一条龙。

  更为恶劣的是,彭治民等人还时常强调,不仅要拉拢一个人,最好能搞定一个职能系统,这样从上到下办事就顺畅了。

  南岸区林业局原局长鲁永合、分管副局长何德富在分别收受了彭治民送出的近百万元的贿赂后,被拉了下水,当上了彭治民涉黑团伙非法毁林的保护伞。目前,该二人已因涉案被逮捕。

  官商勾结 十几亿工程他投入十分之一都不到

  比起南岸区林业局来说,彭治民对南岸区国土局的“付出”更大,当然,他所得到的“回报”就更惊人。专人组有关人士说,这才是彭治民等人对国家、对社会进而对老百姓利益侵害最严重的犯罪。

  在南山高尔夫地块的征地拆迁中,彭治民通过拉拢、腐蚀时任南岸区国土局局长黄红伟、副局长陈卫东、征地办部长张正中等人,由征地办垫资为南山高尔夫项目进行征地拆迁,而庆隆、众诚公司一直拖欠征地办土地征地拆迁费。截止案发前,南岸区征地办为庆隆公司的该项目垫付了征地拆迁费5000余万元。

  彭治民的公司在南山高尔夫项目土地的征地拆迁中,使用暴力拆迁的方式加快推进拆迁进度,相关官员因为收受了彭的贿赂,对暴力拆迁犯罪行为放任不管,不履行监管职能,放任彭治民等人为非作歹,欺压一方。

  在接下来“走过场”式的招投标中,彭治民通过与南岸区国土局官员串通,虚构了一个假象:庆隆公司已经向区国土局缴纳了土地整治费超过15亿,从而抬高了土地出让价格,吓跑其他竞争对手。实际上,彭治民公司真正投入的资金连十分之一都不到。就是通过这桩巨额的“空手套白狼”把戏,他拿下了南山高尔夫地块的土地使用权。

  据悉,一个开发商要获得一块土地,除了向土地所有方缴纳土地整治费,还应该向国家缴纳土地出让金。然而,以南山高尔夫项目的其中一块地为例,彭治民在2005年11月获得该土地使用权时,应缴纳土地出让金1亿8000万元,按规定,应先缴钱后才能办理国土证,彭治民当时没得这么多钱,就找官员帮忙:先办证,通过银行融资,套出来资金后再补缴费。

  到2007年底,在只缴了5000万元、尚欠1亿3000万元的情况下,彭治民已经分批办完了该宗地的全部114个国土证,然后,彭治民就利用这114个国土证进行贷款融资,从而盘活了其整个项目资金。

  专案组民警说:通过送钱、送物、性贿赂、请出国旅游等方式,彭治民将相关领导干部纷纷拉下了马。

  尾声

  有着“重庆最大地主之一”之称的涉黑老大彭治民,在一些人认为“这一波打黑除恶风暴过去了”的时候落网了。这是自重庆开展打黑除恶行动以来,落案的又一重量级富豪。

  近两年来,重庆警方利剑出鞘,通过艰苦卓绝的打黑除恶斗争,铲除了社会毒瘤,净化了社会环境,维护了发展秩序,保护了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

  打黑除恶是一项长期的、系统的、艰巨异常的任务。通过彭治民一案,也再次证明了重庆警方向市民作出的庄严承诺:“打黑除恶工作无论涉及到谁,无论有什么背景,都将一查到底,决不手软!”

  黑恶必除、除恶务尽!重庆打黑重拳砸向彭治民及其团伙,也让老百姓看到了重庆警方旨在深入持久开展打黑行动雄心、决心和信心。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平安重庆建设,必将前途一片光明!记者 肖玉

来源:( 华龙网 )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大江网推荐内容 ***
-2020年南昌城区面积350平方公里 城区人口350万
-南昌沿江中北大道施工 下正街将交通管制(图)
-南昌动物园:“取缔动物表演 游客都不会答应”
-25克拉粉色钻戒下月将拍卖 拍价有望创纪录(图)
-世界最贵豪宅瞄准中国买家 价值1.25亿美元(图)
-日本一老师用色情骰子性侵学生 要求亲屁股(图)
-年轻女性怀不上孩子的妇科病 秋日洗澡养生之道
-Selina返台治疗被剃光头 任爸落泪称愿替她受罪
-孙海平:刘翔曾连谢文骏都跑不过 亚运正常跑定夺冠
-科萨:鲁能让我想起当年大连 今天我们被老布玩了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更多图说世界
国内国际新闻排行榜
更多一周点睛

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定于10月15日至18日在北京召开……『全文

据南昌有关数据显示,新房住宅类产品日成交量从10日139套下降至18日47套……『全文
更多历史上的今天
更多新闻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