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国内国际  >  社会新闻
杭州暑期“陪玩”悄然兴起 孩子渴望有玩伴(图)
http://www.jxnews.com.cn   2008-08-11 08:17:48    来源:钱江晚报   编辑:薛岚    作者:

【字体:    】 【进入论坛】 
订江西手机报: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P到10658000,3元/月

    大学生小姚(左)陪小林跳绳。 唐光峰 摄
    大学生小姚(左)陪小林跳绳。 唐光峰 摄

      陪玩,一种全新的“家教”形式在暑期悄然兴起。来自浙大习文堂家教中心6~7月份接到的订单显示,经他们介绍,配对成功的“陪玩”服务已有十多起。杭州100家家教中心暑期也介绍成功了7对“陪玩”。

      几天的采访发现,陪玩渐盛,固然折射出现代家长教育理念的变化,但也从另一个角度透出家长为孩子找玩伴、找快乐的无奈和孩子的孤独——本报记者对20户家庭的随机采访显示,100%的孩子渴求暑期有玩伴,第一选择是“同学或同龄人”。

      但实际上,有75%的孩子只能“一个人在家玩”或“到奶奶等亲戚家玩”。

      一天“陪玩”全记录

      8月1日早上7点半,浙大学生江宁和往日一样准时起床,洗刷完毕简单吃点早饭后,他便骑上自行车花了一个小时从紫金港校区赶往市区——这个暑假,江宁一直在给一名初三学生小鹏做陪玩,他必须在9点之前到达。跟随他,我们记录了“陪玩”一天的生活。

      8:50

      江宁到了小鹏家楼下。按响门铃,小鹏一脸睡意地从4楼跑下来给江宁开了门,这是个子蛮高的一个男孩。“昨天又玩到很晚吧?”“还好还好。”小鹏顽皮地笑笑,然后跑上楼又爬上床睡起了大觉。江宁一旁不停地“唠叨”,小鹏只能无奈地起来洗漱。

      “这算是很给我面子了。”江宁说,白天小鹏父母大都不在,只有保姆跟他作伴。刚来的那会,小鹏要睡到10点钟,门一般也是保姆给开的。

      9:30

      指导小鹏做暑期作业也是陪玩的一部分内容。小鹏一副懒散的样子,做数学题总喜欢用计算机。“只要连续做对三题,今天就不做了。”小鹏一听就来劲了。不过,江宁可没那么容易让他做对,总能挑出他的错误,一个小时的教学任务就这样很快过去了。“你很聪明,就是有点懒。”每次结束,江宁总不忘表扬小鹏一句。他说,要是小鹏自己一个人在家,整天无所事事,作业到开学了也未必做得好。

      10:30

      小鹏开心地打开电视,看喜欢的《家有儿女》。看着男主角刘星青春期的叛逆行为,小鹏哈哈大笑:“这算什么,我才是叛逆王子。”江宁知道,小鹏所说的叛逆,就是一些“坏习性”:什么事都和家长老师唱反调,上课不听、抽烟喝酒、打牌……

      “这其实表现出了你的空虚、孤寂。”江宁顺势说,真正的逞能其实应该是负责任,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小鹏没搭话,拿出了手机自己玩了起来。

      “有些话,他不一定马上听得进去,就让我做回《大话西游》里的唐僧,慢慢来吧。”江宁悄悄告诉我,辅导功课只是其次,小鹏父母的态度很明确,请他来做陪玩,关键是给小何作榜样,潜移默化地改变他。

      15:00

      中午是午休时间,14点,小鹏做了一个小时的作业后提议出去打台球,这是他比较喜欢的节目。

      台球房里,两人显得非常轻松,虽然双方的技术很一般,可每进一球,两人都会互相自诩,然后哈哈大笑。“当年丁俊晖也是这样打的。”打进一个远台球,小鹏洋洋自得。“人家也称我的风格像奥沙利文。”江宁也不谦让。

      除了一起看电视、打台球,平时两人还会偶尔打打游戏,下下象棋,或者出去逛街,到书店看书等,一般这个时候他们就会没大没小,无话不谈。“刚来的时候,他父母说小鹏性格比较孤僻。”可接触几次以后,江宁发现小鹏渴望朋友,渴望交流。

      一个可喜的变化是,以前小鹏对保姆的态度不好,江宁说了他几次,现在已经好多了。“或许他怕我不理他吧。”江宁很得意。

      孩子:

      一个人的假期真没劲

      小林这样描述一个人的假期:“我都是一个人在家,睡个懒觉,做几个小时作业,然后看看电视,看看课外书,基本上不离开凳子,也没有人说话。就连每天吃饭,也是一个人吃方便面,有的时候吃腻了就去外面点菜吃。”

      “现在有人陪我玩,陪我运动,至少可以说说话,生活有规律多了。”暑期里,小林觉得最开心的就是和大人们一起出去旅游。“妈妈的朋友也会带孩子来,年龄和我差不多,大家一起玩。”言谈之间,小林流露出对玩伴的向往。

      渴望玩伴,是这个年龄段孩子共同的需求。15岁的柳若兮个性开朗,可一到假期她也觉得孤单:“房间里静悄悄的,我有时候实在无聊,就自己和自己说说话,发点小牢骚,或者和朋友发发短消息。有点声音总比四处都静得可怕来得强。”

      为了排解寂寞,柳若兮现在每天上午都去浙江图书馆做作业,虽然远没有在家舒服,但是她还是喜欢,因为图书馆的学习氛围好,而且人气也足。

      家长:

      找个玩伴,一举两得

      杨女士家住三墩,今年暑假她为读初中的儿子小林请了一个大学生玩伴,早上游泳,下午打球、跑步。

      “儿子下半年就上初三了,体育要达标,两个人互动锻炼起来效果好一些。”不过,对杨女士来说,更重要的是觉得孩子一个人过暑假太孤单了。小林个性本来就偏内向,不擅交流,在学校还有同学能说说话,但一到暑假,整个人就变得更安静了,这不免让杨女士有些担忧。

      杨女士无奈地告诉记者,她曾和同事、朋友提过几次,暑假里,孩子们可以互相串串门,但到现在为止都没能成行,不是路太远了,就是有的孩子要去读培训班或是写作业什么的。“两个月的暑假,孩子一个人在家里实在无聊,但又不可能天天去找同学串门。”

      不得已,杨女士索性给孩子找了个大学生来当陪玩。“我知道靠一个玩伴不能改变他的性格,但是作为家长总要做些努力。”虽然玩伴是花钱雇来的,但杨女士说,只要这个大学生能成为孩子的朋友,带着小林一起加入到他们的生活团体,一起玩,一起打球,说说心里话,别让小林一个人整天闷在家里。

      陪玩:

      掌握孩子心理是门学问

      浙大新闻系学生马佳英的陪玩对象是一个刚准备上小学一年级的孩子歆歆。歆歆一个人在家,爸妈放心不下,于是就想请人来“陪玩”,和孩子一起做题目、背古诗、唱儿歌、做剪纸。

      马佳英说,陪玩不像一般的家教,需要很多跟孩子交流的技巧,要懂得孩子的喜好,甚至得把孩子当作自己的老师。

      如果孩子做题目做厌了,马佳英一般都不会逼她再做了,而和她一起做一些孩子喜欢的活动。歆歆有本教折纸的图书,上面的一些小动物她都会折,歆歆偶尔会“卖弄”一下。“那要不你来教我折纸吧,你来当我的小老师。”每当马佳英说这话的时候,歆歆就会变得很开心,拿出纸有板有眼地教了起来,不时还指出马佳英哪里折错了。“折完后,看到我折得和她一样好,小孩子就会笑得很开心,仿佛自己就是老师。”马佳英说,这个时候,让她去做一些其他事情,小孩子就非常乐意了。

      家教中心负责人:

      “陪玩”=玩伴+家教

      祝先生是习文堂家教中心的负责人,有着多年家教中介从业经验。他告诉记者,陪玩是近几年刚刚兴起的一种家教形式。今年暑期该中心共接到陪玩订单10多起,占全部家教服务的5%左右,“基本上能够反映杭城陪玩服务的比例”。

      “因为是刚刚兴起,比例并不算高,但陪玩的需求有增长趋势。”祝先生说,去年他们接到的陪玩订单只有3起,今年的业绩已经很可观了。

      祝先生发现,有陪玩需求的家长基本上都有一个普遍特征:平时工作忙,没太多时间管孩子,需要一个既可以监督孩子学习,又可以在学习之余陪孩子玩乐的玩伴。同时,家里的经济条件不错——因为一天的陪玩费用要100~150元左右。

      从订单的内容看,需要陪玩的孩子从小学到高中。陪玩的内容包括制作机器人、下棋、游泳、跑步、看电视、打球等。“其实陪玩并不是纯粹地玩,每一项陪玩项目都带有家长的目的。”祝先生说。

      专家说法:

      陪玩体现教育理念的进步

      “陪玩的出现是陌生人社会的一种外在表现,但同时也反映出现代家长教育理念的变化。”昨天,浙江省社科院社会学所副所长杨建华教授谈了他对陪玩这一新生事物的看法。

      杨建华说,独生子女的家庭结构在城市特别明显。而城市相比农村,人与人之间相对陌生,即便社区里面,家家户户也未必相识。这就造成了一到暑假,孩子的空间相对封闭,缺乏伙伴,生活孤寂。

      “父母们显然意识到了一点,找玩伴似乎成了比较可行的办法。”杨建华表示,这样做是一举多得的办法:对家长来说,可以找一个大学生来监督孩子的日常生活;对孩子来说,有一个大哥哥、大姐姐和自己一起过暑假,一起玩乐,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杨建华充分肯定了陪玩这一做法,他认为这是素质教育理念渐渐深入家长心中的体现。“以前在传统教育理念下,家长更多关注的是孩子的学业,家教基本是功课补习的代名词。”杨建华说,但陪玩显然把家教的范围扩大化了,家长不仅仅希望孩子学业好,尊重了孩子“爱玩”的天性。玩的过程中寓教于乐,提高孩子在体育、文艺、社交等方面的才能,潜移默化地让孩子树立正确的品行和人生价值观。

      不过,杨建华同时指出,大学生陪玩,双方的年龄毕竟存在一定的差距,性情未必相同,心灵的沟通有时也无法一致。“最好的玩伴自然是同龄人。”他建议,暑假里,社区的工作人员可否组织一下,让本社区的孩子有聚会乃至相互串门的机会。“这样的陪玩效果会更好,而且成本也低。”

    来源:(钱江晚报 )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更多图说世界
    国内国际新闻排行榜
    更多大江专题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